闲话月饼 / 杨慰慰(美国)

作者简介:

杨慰慰,美国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副会长,《洛城作家》主编。七七级英美文学专业,毕业后在大学任教。九二年来美留学,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闲话月饼

小时候,中秋节的记忆就是一顿美味大餐。傍晚,吃过团圆饭,妈妈端上我们垂涎 已久的月饼和时令果鲜,顿时一阵风卷残云只剩下杯盘狼藉。肚子饱了小嘴儿还意犹未尽,于是藏起一小块月饼,让那甜甜的滋味多停留一会儿。在食品匮乏的年代,月饼凭票供应,一年只能吃一次。虽然那时的月饼是简单的红糖与粗糙的面粉、青红丝调制而成,但对我们来说已是人间美味。吃饱了喝足了, 顽皮的我们一哄而散,哪还理会姥姥指着天上的月亮,絮絮叨叨重复着广寒宫里嫦娥仙子的故事!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我远离故土成了海外游子。浸润着异族风情,我们入乡随俗与美国家庭一样,在感恩节和圣诞节庆祝家人团聚的日子。然而,在品尝美味的火鸡大餐、鸡尾酒和烧烤牛排的时候,壁炉的火光模糊了窗外的月光,似乎少了“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的诗意浪漫;觥筹交错之间酒酣耳热,却失了“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潇洒和惬意。异国的亲人团圆似乎与月亮关系不大,而故乡的中秋也渐行渐远,只有在华人超市看到琳琅满目的月饼盒时才猛然想起,哦,中秋节到了!

华人超市里的月饼真让人眼花缭乱,有台式,广式,有椰蓉、火腿,双黄莲蓉…甚至绿豆糕、凤梨酥、太阳饼也会挤进货架,蹭点浓浓的节日热度。月饼品种繁多,我偏爱豆沙馅儿的。唤三五亲友,煮一壶香茶,打开饼盒精致的包装,将月饼分切小片。袅袅的茶香氤氲缭绕,勾起对家乡和亲人的思念。“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咬一口香糯的月饼,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此时的月饼浓缩了痴痴的乡情,是一曲在心底回荡的歌,是一剂抚慰乡愁的良药。

中国人礼尚往来,月饼常作为礼品馈赠亲友。中秋期间回国探亲,看见身为局长的亲戚家客厅桌上、地下摆满了各式月饼:北京稻香村,香港美心,嘉华月饼,有莲蓉双黄,豆沙,五仁,冰皮月饼,包装之精美,做工之精致,肯定价格不菲。嗬,够开一家月饼专卖店了!这么多月饼,你们吃得完么?

走近各大商场,大有“乱花渐欲迷人眼”之势:奶黄饼,紫薯饼,光明邨的鲜肉月饼,九芝斋的榨菜月饼,桂美轩的云腿月饼,采芝斋的玫瑰月饼,杏花楼的椰蓉月饼。。。一个从上海回来的朋友说,上海名菜腌笃鲜也能做成月饼。

据说国内前几年送礼之风渐盛,居然催生了天价月饼。一款名为“花好月圆”的纯银月饼标价为6900元,合美金1000元。商家绞尽脑汁打造这种月饼,不知谁会如此慷慨买走,这纯银之物吃下肚又是啥滋味?月饼的传统内涵已被严重异化,应该与贪腐之风不无关系。相信政府有足够的反腐力度,在统一管制之下,这种滋生贪念的送礼文化在不久的将来可以休矣。

物转星移,光阴荏苒。月饼早已不是童年的稀罕之物了,但随着年龄渐长,传统月饼的高脂高糖让人望而却步,不敢多吃。听说自制月饼大行其道,何不尝试一下?

自制月饼口味随意,款式随意,少糖少油,更经济实惠,听起来让不少华人朋友跃跃欲试。但我的经验是:先别急,做足了功课再说!此前听说鲜肉月饼口感超棒,且必须现做现吃。自信满满的我不假思索说干就干,先按照朋友的方法将面粉、肉馅一番调制、然后做好饼坯放入烤箱。或许北方人烹制南方食品少了一点细腻?或许粗心的我疏漏了某个环节?结果月饼出炉时面目全非,形状各异!饼皮被肉馅撑开,鲜肉月饼成了“开花烧饼”,真是糗大了!至今仍是朋友们的笑料。

手工月饼中,论健康、论口感、论难度,冰皮月饼是首选,成功率几乎百分之百。因为冰皮月饼不用烤,不用蒸,简单易学,人人可做,唯一需要月饼模。如果想要你的冰皮月饼精致美观,可将胡萝卜汁,抹茶粉,苋菜汁等等加入糯米粉中,调好五颜六色的冰皮,将馅儿料包好,再将一个个饼坯放入月饼模中轻轻一压,大功告成!如放入冰箱隔天再吃则口感更佳!

我们仰望星空,一轮满月高悬天际。一年一度的中秋将至,家人欢聚一堂亲手制作月饼,一起喝酒赏月、品尝美食,一起与故国的家人通越洋电话,那种温馨和心灵默契已远远超过味蕾的愉悦。

此时的月饼,化为“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

9/28/2020完稿

*********

责任编辑:秋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