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秋季 / 山杉(美国)

作者简介:

山 杉,本名李姗。北京人,居洛杉矶。美国执照会计师,美国荟才环球企业咨询公司的资深财经顾问。美国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理事兼财务长,《洛城诗刊》主编。著有《星•吻》,《异乡诗情》(合集)。作品收入《新世纪美国洛杉矶华文作家作品选》,纽约《新世纪时报》,韩国《艺术文化》,香港《文综》。作品刊登于洛杉矶《侨报》《中国日报》《台湾时报》,华盛顿《美华商报》,中国《家园》《作家文荟》《美洲文化之声》等。2017年跨界拍摄电影,为短片《幸福》的编剧及导演。影片入围2018年美国“亚历山德拉电影节”,并在好莱坞举办的“电影中的亚裔电影节“上展映。

那一年秋季
 
失去
是无法包扎的创口
那不可触摸的痛
被单薄的淡忘轻轻覆盖着
却让抚慰的叶片
    不经意地戳透了
令狂乱的思念
在胸中恣意奔走
 
往事川流
却在静夜里拥塞
瓦解了所有试图忘却的努力
忧伤如孤雁
在睡梦中寂寞地
    向遥远的昨日迁徙
让重温的欲望
如云一般翻腾,聚集
又被不能自拔的风席卷着飞驰
却仍追不上落荒而逃的记忆
便豁地一声将哀恸放声了
        成一个惊天的霹雳
 
此刻
时钟定格的窗后
日子神情凝重的脸上
有湿润的夜轻轻滑过
 
那一年
侧身而去的秋季
携着漫天飞雨
注定了要绞痛人们的心
纠缠着不堪的往事
在以后的季节里
渗透着
点点滴滴。。。

 离 别 
 
想,以我的纤发
缠绕你离去的步履
让每一次回首
牵动岁月
在渐行渐远的记忆里
摇曳成一场樱花雨
 
你,在现实与记忆之间
黯淡了烟花的璀璨
褴褛了我的痴情
又将一弓新月
印进那将醒未醒
的丛林,让渴望的朝露
沾满我眷恋的衣襟
 
在,你挥别之时
可知我的瞩目
在你的身后挥洒如落英
却让那不相识的风
吹拂一净
待你回首 
只见一条没有足迹的路
像来时一样清静

落叶是一种思念的声音
 
寂静的深秋
落叶是一种思念的声音
飘在无人的山林
如心事,低吟
 
终于
那藏了一夏的情
还是未能表明
他的勇气
像夏日蓬勃的蒲公英
却在她浅笑的微风里
一缕缕凋零
忐忑令每一次道白的冲动
显得突兀而无法笃定
纠结在心头
如鲠在喉般难宁
 
而对她的憧憬
有如静夜里的月光
水一般清灵
洗过白昼的记忆
将她的身影
定格如荷花上的蜻蜓
清晰得让他心惊
 
也许只有树
能体会他的心境
将他细碎的心思
穿过山岭
阳光般斑驳地铺在路上
那些语焉不详的风语
或许可以暂停
让静默的目光为他传递
不曾吐露的爱情

牧人与狼
 
如果
时间可以凝固
就让昨夜的风雪定格
    在飘飞的半途
我出膛的子弹
    也在空中驻足
你胸前就不会有
洞开的弹孔殷红如注
而我,也不会仰天长啸
亦如你寒夜里对着残月的哀歌
和着风的马头琴
如泣如诉
 
如果
我没有带着微醺的酒意
走进你的领地
邂逅你幽绿的警惕
那我们是不是
还可以在各自的世界里
隔着山惺惺相惜
而不是狭路相逢
相见成敌
那我,就不会扣动扳机
看着你飞扑后
轰然倒地
最后的一息
自胸前怒放
花一般在月色里
鲜艳欲滴
 
你, 独行踽踽
成草原暗夜的灵魂
你倒下的一刻
铺天盖地的悲怆如雪
淹没了天际
我守着你的躯体
听原野哼鸣着安魂曲
直到東方微現晨曦
 
当我不得不离你而去
那徘徊的足迹
绵延数里
如雪原脸上
雕刻的泪滴

面对死亡
 
在挤满日子的生活广场
我豁然看见了
死亡,那张陌生又熟悉的脸
她娴静地注视着我
令我无处遁形又无从慌张
 
在她的目光里
回忆如一辆超载的列车
昼夜不停地卸下汹涌的往昔
打乱了所有的时刻表
瘫痪了月台的思绪
只有清醒的时钟
仍在候车室里踱步, 不疾不许
而等待奇迹的人群
终于,缓慢地静下来
与它一起倾听仍然遥远的汽笛
 
命运被整齐地折叠
揣在怀里成一张远行的车票
想象着灵魂终有一天
会像风一样飘荡
在我的孩子走过的田野小桥
还有那许愿的树
应该也硕果累累
在孩子成人的路旁迎风摇摆着骄傲
我仿佛听见他们的笑
如无拘无束的阳光
泼洒一道
 
我,把镇定束进口袋
无数遍地抚摸那张单程车票
眼前闪过许多泪迹斑斑的不舍
却像涟漪一样绽放了微笑
我知道,
一定会有泪流下
只是想留到那最后一秒

孤 單
 
孤單像島
被冷漠的海水包圍著
日子如浪一波波拍過
潮湧潮落如街頭穿梭的過客
沒留下一枚回眸的貝殼
 
渴望如碼頭
延伸在無人垂釣的晨霧
時間的潮汐將整條岸
拍打成無語的沙灘
期待回眸的凝望
從眼中流出在海底積成珊瑚
 
距離是青煙
在你我之間
穿越不過的往事
讓日日月月變成了永世
你的容顏
是我記憶的島旁
一艘打撈不起的沉船

昙 花
 
只有
水华的月光
能打开我关闭的笑容
如夜梦中
舒缓伸展的手指
像春天
开启蓓蕾的眼睛
 
生命
在盛开的夏日
优美地抱紧
我的脆弱
色彩被阳光涂炭殆尽
绽放的笑容
在我失血的唇边
微弱地颤悸
冬雪一样灼目的苍白
 
是你
让我拼尽全力
将永恒凝成
那一瞬间的美丽

读 你
 
你的眼神像一棵消息树
闪开的一瞬
我已捕捉到
你退潮的情绪
 
你安静地坐着
像一座空城
消息树倒下的一刻
就已经坚壁清野
可是我仍执意地守着
像围城的部队
 
或许我们可以就这样
一直坐下去
沉默地等待一声惊雷
一场战争
或者一条鱼纵身一跃
在地板上惊心动魄的挣扎
 
我想起从前
有你和没有你的过去
都被掘地三尺
细碎地筛过
仍找不出比天气更好的话题
于是,只有坐着
在越来越忐忑的心跳中
穿过傍晚的空气
寻找村庄

思 念 
 
像鋒利的刀
刻下
將日子切割成白晝與黑夜
皮膚
被瞬間湧出的血覆蓋
觸目驚心的紅色
如喧嚣的渴望
 
眼中倒影著的浮雲
像聽不見的嘆息
安詳地
從唇邊釋出
卻徘徊著
幽靈般
在空中遊蕩
 
姍姍來遲的夜
如濃密的睫毛
關閉了目光
卻打開一場夢境
讓相思
在時針的逼迫下
愈發疼痛

你的印象
 
你的影子
从我瞳孔中投放
在天花板上
像一幅畫
 
伸出手
我夠不到你的脖頸
雙臂延伸著像兩條鐵軌
你是一架奔騰的列車
喘息著
不肯在任何一站
多停一会儿
 
望著你
我把眼睛望成一面窗
透過车窗
看你生命中沿途的風光
那些熱情的重逢
纏綿的牽手
和哀怨的告別的景象
 
我數著站台
不知道
自己會在哪一站出現
是不是眼睛裡
也會流出那種哀怨
像突然失去光線的房間
 
目光
拖著長長的線
像風箏
被风扯得很远
你自我身边呼嘯而去时
噴出浓厚的烟

*********

责任编辑:秋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