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英诗评

在蓝花楹里寻一抹故乡的颜色
—-读施志清的诗《蓝花楹》美英

个人简介:
美英,美籍华人,居南加!美国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会员,美国《洛城诗刊》古诗词栏目编委!中英文双语杂志《诗殿堂》栏目副主编!写古诗词,现代诗,和文学评论!

 《蓝花楹》

蓝花楹
在春夏之交 
把淡紫色的青春
写遍了加利福尼亚

阳光似水,漫过
树下的那条小道
恍如五月,浦江边
那走也走不完的江堤

小小的淡紫色花冠
每一朵都是季节的问候
犹似暮春,江南的紫藤花
一串串说不完的乡恋

初夏的风吹过
蓝花楹飘摇在阳光熏风里
异乡人在树下走过 
满树都是蓝花楹紫色的微笑

有时候
夏天不像夏天
有时候
夏花倒像是春花

     春夏之交,在和煦的暖风中,走在蓝花楹的浓荫之下,周身遍染花香。这个时候的诗意往往会像地上的碎花一样俯拾即是。诗句会随着脚步随时跳出。我曾设想过无数个意象来形容蓝花楹下心情,比如瑰丽的梦幻,比如心绪中的浪漫,会想到“心如羽毛般翻飞在沁香的梦里”。会想到童年“那些不谙世事的美好”。却唯独没有想到过“思乡”,所以施兄的《蓝花楹》一读便令我感到新奇!这是一个不一样的蓝花楹!
   《蓝花楹》依然是施志清惯常的小清新范儿。不晦涩,不扭捏,不矫情,不会刻意,也没有华丽的词藻,天然去雕饰,却就是有那么一种淡淡诗意迎面而来,如沐春风般令你感到舒畅和难以忘怀。
  “蓝花楹/在春夏之交 /把淡紫色的青春/写遍了加利福尼亚“。诗的开始如古诗词里的起兴,纯景物的描写,交代了景物,季节和方位。只是这里的“加利福尼亚”可不仅仅是简单的方位交代而已,他在“蓝花楹”的面前铺展开来,诗意也随之而铺展,这种由小而大向广袤处铺展的手法在施兄的诗中时有得见,他非常善于引而广之。比如他的一首写江南的诗“  ”也是同样的手法和感觉。若不是用笔老辣,这种由小而大的铺展对比运用非常容易造成诗句的收放失衡,但在施兄笔下却丝毫没有违和感。原因是他的铺展不是随意性的,他选择了最适合的物来完成这个铺展,这就是“蓝花楹”。如果说“蓝花楹“的铺展是美感毕现的话,这种美若延伸到整个加利福尼亚那便是美的漫溢了,强烈的梦幻般的画面感让诗意为之而荡开。“青春”是实指,虚写了“蓝花楹”。“写遍”是虚写却是实指了植满花树的“加利福尼亚”。这一小段里的收放和虚实的交错套用,是美感的缘由,这便是诗的美学,是诗与其他文体的区别所在。同时又为接下来的“浦江”边的“江堤”做了铺垫和伏笔,让故乡自然而然的出现,乡愁自然也随之出现。这个开头看似平淡却很老到。
   接下来的“阳光似水,漫过/树下的那条小道/恍如五月,浦江边/那走也走不完的江堤“这里眼光从广袤的加利福尼亚收回了,把眼中的景物放进了心里,变成了“浦江边/那走也走不完的江堤“。如果说第一段中的“加利福尼亚”是眼中的放,那这个“浦江边的江堤”便是心中的收。身在蓝花楹下,心却在浦江的江堤,蓝花楹虽近却远,浦江边虽远却近。这一收一放,一远一近,淡淡的乡愁便流出来了。这一段在整首诗中起到了一个承上启下的作用,让思绪从蓝花楹到乡恋的转变有了一个平稳的过渡,为什么看见蓝花楹会引出乡恋来,这里是答案的引子。
 “小小的淡紫色花冠/每一朵都是季节的问候/犹似暮春,江南的紫藤花/一串串说不完的乡恋”。这就是答案了。为什么蓝花楹能引出乡恋,那是因为蓝花楹有故乡的颜色–”紫藤花“。所以这时眼里的蓝花楹每一朵都变成了故乡的紫藤花,“小小的淡紫色的花冠”在作者的眼中变成了来自故乡的“问候”。这里乡思的引出即合理又自然。这一段是完完全全的景物从外部向内心的转换,让内心的思绪达到了顶点。语言和态度却一如既往的平淡和安详。
   诗是情感的产物,是文字的艺术,是虚实与收放的组合。。。凡此种种,相互之间有一条线牵着游刃有余,这就是脉络。就像飘在天上的风筝,随风飘摇飞得再高也是摇摆于手中的这根线。“初夏的风吹过/蓝花楹飘摇在阳光熏风里/异乡人在树下走过 /满树都是蓝花楹紫色的微笑”。诗前三段就好比是风筝扶摇直上但飘到这里摆了一下尾,摇摆回来了。这样摆尾式的处理方式让诗更具美感。他避免了线条的单一,增加了诗的灵动性,这就是结构的艺术。前面是从现实走进了内心,这里又从内心走回了现实。而施兄这里的走回是双重性的,即从纯客观的景,到纯主观的“乡思”过渡到了带着“乡恋”走在景色当中。他将景物和内心合二为一,完美的实现了诗的起承转合。让内心的感觉在动感中显现,即加强了冲击感又更具画面感。独孤的”异乡人“走在”蓝花楹“下,那背影中流露出的乡愁,弥漫在诗句当中。撩拨起的是读者的心弦。
   最后一段是同样的手法,只是改了描写为陈述:“有时候/夏天不像夏天/有时候/夏花倒像是春花”。前两句纯写实,写加利福尼亚的气候。后两句貌似写花其实写心,写心中故乡春天里的”紫藤花“。诗到这里戛然而止,我却能听到作者心中轻轻的叹息!
   读施兄的诗是一种享受,淡淡的情愫,诗味也淡淡。但是在平淡之中的雅致却让人难以忘怀,也难以模仿。我想他是一个真正参透了诗之所为的人,如此他才能够有所表现。这大概是一个为诗为人的高度吧。

                                          09/27/2019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