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距离 / 沙维刚(美国)

作者简介:

沙维刚,笔名:维刚,85届山东师范大学中文系青岛分校毕业,毕业后从事过编辑、记者和艺术领域等工作,2000年来美,目前定居在洛杉机,现为美国洛杉机华文作家协会会员,洛杉矶雕龙诗社会员。

自由的距离

我逃出了被我自己辖制的灵魂
走在一望无际充满热情的沙漠
去享受追逐自由的宽度
想起了三毛
我没有敢再追问下去

耳边响起了阵阵欢呼声
我大踏步迈开了走不动的距离
前面一片光明却没有颜色
是谁把沙漠的尽头插上禁止通行
我心里明白我被打回了原地

与思想抗争精神最终败下阵来
就这样把自己悬挂起来
等到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
我会不会跟着一起下山
答案是:不会

还有,我驾驶着自由当我拐弯的时候
他们强迫我停下来
让我写一些他们自己也不想要听的东西
我坚持我的犹豫
最终保持了我无所谓的本色
从出逃以来一直在出逃

(注:三毛,台湾女作家)

回忆我的梦

我的心跳在摇晃我
昨晚的梦在现实的今天重现
它强迫我回忆我的忘却
再现梦中的惊魂落魄

我的意识被分成两部分
一部分我是它的载体
一部分是虚构的我
梦是真实的意象
所以我没有作为
惊魂落魂是虚构的我
真正的我我正在寻找

梦是现实的
被假象的我一二再
再而三忽视
也许我比我自己更真实
因为白天
我只记得梦里不记得的东西

梦把我带进一个熟悉的世界
那一次惊魂未定
留下许多痕迹
白天心跳晃动我
不是我设定的
那是梦的延续
它是要来找现存的我

晨雨

晨雨
将黎明时的梦
浇湿
凉意
渗透到我的思绪
忽然醒来
窗外已是小雨淅淅
动感的心被雨捕获
惬意地安静 ,安静

晨光拨开树枝
穿过雨林
高傲地从窗滑了进来
完全不顾及雨的现实
安静温暖的心
带我去看
晶莹剔透的雨淋
我的心
蜜一样地安静,安静

微弱的呐喊

他从活泼的怯生生的兴趣看到了希望
尽管噤若寒蝉表现的缅甸害羞
他的思想躺在那里已经有几天了
他问道:
是谁发出熟悉的声音来唤醒我
害羞的人集体沉默
他安然地舒了一口气

他艰难地抓住可怜善良的语言
说:
你为什么热衷把浑身上下—-
用一道道光环捆绑?
一些人看到时机已经成熟
反扑回来,光环像照妖镜
一万四千公里也没挡住它的光
他又一次跌入浑沌的休眠状态

沉默被惊愕的一浪浪赞美声打破
文学的象牙塔原打算进行翻新
刚刚冒出来一些文学风骨—-
却显得软弱无力
他知道那些隐秘的遗传基因
还没有完全醒来
他对自己说
地狱是空的
你的灵魂是地狱中的天堂

公开的隐私

你没有按照你要求的做你自己
因为你不再是你
还有多少成分是你自己
你甚至难以提及曾经那些安静的时光

没有月亮的思念会有几分浪漫
都是大白天说梦话
你被温暖的烈日暴晒
从此你身上每一个细胞都是自由的

于是
你在来之不易的自由中挣扎
把生命涂点颜色免于太过苍白
你渴望晚霞前面有一朵白云
那么,你还会是你吗

有一种认识疲劳

把知识的弱点隐藏起来当作武器
思想中的认识就到了临界点
还好,用华美的词藻把文字包装一下
并特意让独特的风格若隐若现
便高枕无忧了

认识的虚荣不是认识本身
思想中的营养不良使知识羞愧
而认识就成了受害者
被受害者所辖制亦成了受害者
让人忧心的是认识只管结果

认识中的无意虽然源于思想
确摆脱不了在第一时间留下烙印的嫌疑
人性的弱点思想只能掩盖一部分
还能撑多久就看给认识的空间有多大
确切地说
认识并不真正认识它自己

不稳定性也包括在这种认识的范筹
时间和风格原本是无辜的
当厌倦了一种风格习惯
认识便表现出坐立不安
当然时间更让认识不能容忍
认识在不知不觉中便滑进了迷思

认不清这种认识就很难定义它的属性
它有一个光环是意识存在的必要元素
在不受任何约束的影响下而改变其作用
当然就不会在意接下来所产生的骨牌效用
当这种认识强迫思想去被动地接受
知识的认识便是一大挑战

责任编辑:wenny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