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英诗评/申美英(美国)

作者简介:
美英,美籍华人,居南加!美国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会员,美国《洛城诗刊》古诗词栏目编委!中英文双语杂志《诗殿堂》栏目副主编!写古诗词,现代诗,和文学评论!

轻轻柔柔的慢叙里包含最深沉的爱

—–读蓝鸟兄的《三月》

很少有诗能让我每读一次都泪目,蓝鸟兄的《三月》是迄今为止唯一的一首。我一直在试图解读他穿越在现实和虚幻之间的心境,从而找到“三月”对他意味着什么,转而又想,其实不必,能读懂他的情就够了。

《三月》,进出于现实和非现实之间,是二者间的交错和替换。“三月”没有固定所指,它是季节,是情感,是方位,是痛楚中的虚无。所以,看《三月》,你首先要懂得诗人他情感的点在哪里?他的心飘在哪里?他的饱含泪水的目光望着哪里?那里就是他的“三月”。

“三月/对岸正是细雨朦胧的季候/我这里的微风却像干柴燎原 ”。作者从第一段起,就开始穿越了。这里的“三月”是季节的“三月”,是现实的“三月”。“对岸正是细雨朦胧的季候”则穿行到了虚无的空间。“我这里的微风却像干柴燎原”则又回到了现实。接下来继续穿行:“每天清晨来廊檐下问安的小鸟/迁徙了/我怀里那丝暖暖的温柔也别了”。—-,一小段,六句诗,虚幻和现实三进三出,这循环往复的情感穿梭之中,检验着作者的文字功底,情感的把控能力,丰富而深切的内心体会,并由此引出了撞击心灵的痛感:“我怀里那丝暖暖的温柔也别了。”这里有一声从心灵深处发出的叹息,是对于失去的一种无奈,那是痛极之后才会有的情感。真情不必言“愛”,大慟无需呐喊,轻轻柔柔的慢叙更加动人心弦—泪目,从一开始就有。

第二段,诗人刻意弱化了“对岸”雨中的阴冷和怆然,以桃花的出现和飘落在淫雨霏霏中加入一些色彩和动感。让“对岸”有声音,有色彩,有生命,有美感。这一段是作者情感的想象和愿望,他在着意美化“对岸”,他的感情无法让“对岸”因阴雨而凄凉。“阿晴姑娘”,可以是现实,也可以是想象,或者可以作为一种雨中的希望天使。总之,在这里,我看到的是—愛!

“海在呼啸,蓝天却很安静/静静的/听得见小鸟在做清晨的祈祷”。这一段又回到了现实,是作者独立窗前思远的的真实写照!内心翻腾如蹈海,表面却平静如蓝天,在内心深处与“对岸”的“小鸟”作着心灵的沟通。这里读者在平静之中,看到的是一个把痛深埋在心里的汉子,那种无比深沉的愛,那种刻骨铭心的思念,那种深埋心底的悲伤,是“我怀里那丝暖暖的温柔也别了”的情感的继续和延伸。

第四段则全部是诗人美丽的想象和幻化。“开满桃花的遮阳伞”,“爱唱歌的小鸟”,“淡淡的粉红”,“轻柔的歌声”,“骑在白马背上”,“娇颠颠”,“地”,“飘”!读到这里,读者的心为之融化。多么美妙的画面啊,这里的所有的意象运用和搭配都极具美感与温柔的特质,有色彩上的:“粉红的”桃花,映衬着“白马”。声音上的:“小鸟”歌唱。而“娇颠颠地飘”在加深和诠释了这些美感的同时,又增加了合理优美的动感,所有这一切与作者温柔的内心高度的契合,流露着作者对于“遮阳伞”下的人和“小鸟”的满满的宠溺和爱,那是作者心上的宝贝,永远娇娇的美好!

“三月”“娇颠颠”地飘远了。这里的三月和骑在“白马”上的“遮阳伞”和“小鸟”合成了一体。“手”想要“触摸”,却被“心叫停”。“叫停”二字是整首诗的着眼点,它像重锤一样砸在读者的心上,悲伤也达到了顶点。—为什么“叫停”?因为“心”怕痛。那一刻画面中的人物定格在了拥抱和触摸的姿态中。“这是我和三月最近的距离”,“我”和“三月”如此之近却必须被“叫停”,这种无奈,这种痛楚,让世界凝固,让时间凝固,让空气凝固,让人物凝固,只有眼泪在流动!

《三月》可以说是蓝鸟兄的诗歌当中在虚实的运用和转换中的典范之作,虚实无处不在。首先表现在他的虚实的均衡性运用,比如,在句与句之间:第一段的每一句都是虚实的交替:

三月==实

对岸正是细雨朦胧的季候==虚

我这里的微风却像干柴燎原==实

每天清晨来廊檐下问安的小鸟==虚

迁徙了==虚

我怀里那丝暖暖的温柔也别了==实

段与段之间:第二段虚,第三段实,第四段虚,第五段实。

这种虚实的均衡交错和搭配,使得诗意和情感能够自如地游刃于现实和虚无之中,让情感既能够合理的抒发,又能够有效的落地,以无限的虚幻诠释内心深处无限的悲伤,从而使情感撞击达到最大化!

其次,是他的虚实的跳跃性运用。这种运用无处不在,比如:“每天清晨来廊檐下问安的小鸟”,“静静的/听得见小鸟在做清晨的祈祷”,“我把双手伸向三月”等等。

第三,是虚实的合理转换,比如“三月”由开始时的实,转向了结尾时的虚。

第四,是虚实的美感运用,比如,“我怀里那丝暖暖的温柔也别了”,“我看见被小雨叩响心扉的桃花,触动了/将片片粉红洒落在阿晴姑娘那把用来遮阳的伞上”,“淡淡的粉红伴着轻柔的歌声,在白马的背上”,“飘,娇颠颠地飘”等等。

这种虚实在诗中所构成的错落有致,合理转换,和均衡的搭配套用,增加了诗的美感,加重的诗的情感力度,即美不胜收又言之有物。

附:《三月》

作者/蓝鸟许多

三月

对岸正是细雨朦胧的季候

我这里的微风却像干柴燎原

每天清晨来廊檐下问安的小鸟

迁徙了

我怀里那丝暖暖的温柔也别了

隔着远洋,我听得见对岸的小雨,滴滴答答

我看见被小雨叩响心扉的桃花,触动了

将片片粉红洒落在阿晴姑娘那把用来遮阳的伞上

海在呼啸,蓝天却很安静

静静的

听得见小鸟在做清晨的祈祷

一张开满桃花的遮阳伞,一只爱唱歌的小鸟

淡淡的粉红伴着轻柔的歌声,在白马的背上

飘,娇颠颠地飘

我把双手伸向三月

就要触到她的脸庞时,我的心叫停了

这是我和三月最近的距离

责任编辑:秋萍

关于 “美英诗评/申美英(美国)” 的 1 个意见

  1. 用微风、海、白云、小鸟、桃花、遮阳伞一组意象编织一幅流动的画面,全诗不言情与思念,却“不著一字,尽得风流”地表达了悠长的思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