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驾驶 / 韩舸友(美国)

作者简介:
韩舸友,旅美华侨,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法学会会员,中国唯美诗歌原创联盟副理事长兼秘书长、中华文艺学会副会长、中国唯美诗歌国际网总编、洛杉矶美洲文化之声国际传媒网创始人。

疯狂驾驶 — 落基山的暴风雪

三月的温哥华春暖花开,落基山上却仍然冰天雪地,翡翠般的路易斯湖、神奇的约翰逊峡谷、闻名遐迩的班芙小镇,森林与河流,都静静地躺在冰雪世界里。也许,只有阳光映出的棕熊出没的脚印,和探险者雪橇划过的的痕迹,才能感觉到大自然的一点生机。
两天前,我冒着疫情肆虐的风险,从洛杉矶飞到温哥华,然后驱车近一千公里来到落基山,尽情地享受这场冰雪盛宴。特别是坐落在群山之中的班芙小镇,童话般的故事,天堂般的意境,让每一个来到这里的游客都被深深震撼。
早上起来,我在酒店阳台上好好享受了一番阳光下耀眼夺目的雪山,再次品味喀斯卡特山(瀑布之意)下晨雾缭绕的小镇,想把她永远地刻在记忆中,这才依依不舍地踏上返回温哥华的旅程。
这是从卡尔加里到温哥华的州级公路,路面不宽,两边都是铲雪车堆满的雪,几乎没过车顶。由于这一段路面比较平坦,警察常常埋伏在雪堆后面狩猎超速的车辆。我一边小心驾驶,一边随时观察有没有警车。因为我是美国驾照,万以被警察拦停,恐怕会有麻烦。不过,在这样天高云淡、银装素裹的原野上驾车,还是忍不住会有超速的时候,森林和雪山在窗外一闪而过。好在几次遇见路边警车我们都及时减速。
前方有一座雪山笔直地矗立着,若说它寂寞,却是无数的山峰彼此相依,若说它丰富,却孤独的耸立在荒原深处。在绵延不绝的群山之中,凸显出它与众不同的个性。

王先生说“这里好像就是断背山附近”。
同行的美女雨晨是一位优秀的艺术家,身兼国家一级演员、编剧、导演数职。她突然问:“你们知道断背山的故事吗”?
“断背山”是加拿大一部著名的电影,讲诉一对青年男子同性恋的故事。该片2006年获得第78届金像奖第62届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
雨晨解释到:“断背山不是一座山,而是指落基山脉的一个区域”。
这里就是电影的外景地,一个优美、凄婉的感人故事,一幅幅美到极致的北美风光。
出发的时候,我们曾经商量过,从另外一条路返回,就能避开来时的山路,这样既快捷又安全。我以为换了一条路,没想到就这样聊天中又翻越冰川的路,而我却浑然不知。
车在平地上跑了一段,然后沿着蜿蜒曲折的峡谷道路往山上行驶,明媚的阳光已经逐渐变成雾蒙蒙的天空,山越来越高,暴风雪越来越强。我们终于稀里糊涂地开始了一段长距离的危险驾驶。

从班芙小镇到温哥华900多公里,必须横穿整个落基山脉,大概有300多公里。去的时候气候还好,虽然也是冰天雪地,但是铲雪车随时在清除,道路还能勉强行驶。但今天是在海拔3000多米的落基山上顶着暴风雪开车,而且是一辆普通的BMW.3X,车身很轻,又没有雪胎,在这样大的暴风雪里,危险程度可想而知。
已经离开班芙100多公里,不可能掉头,更不敢在山上停车。因为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躲避。在零下15度到30度的荒山野岭,除了偶尔经过的几辆车,几乎没有生命的迹象,即使有,也是出来寻找食物的棕熊和虎豹,所以停下一定有生命危险。
我调整好情绪,专心致志地驾驶,车速也由110公里降到80、60,刹车也要特别小心,否则一旦失控,后果不堪设想。偶尔有重型卡车和带着防滑链的越野车跟上来,会在后面不停地按喇叭,催我加速。因为卡车在冰雪覆盖的道路上根本刹不住,特别是长下坡,速度慢了非常容易被追尾。
由于出发前王太太偷偷告诉我,她不放心王先生开车,叫我别将车交给他,我就决定自己驾车回温哥华。不过王兄是一个脾气比较急躁的人,虽然在加拿大生活多年,却保持着中国人的传统性格和思维方式。这样恶劣的天气和路况下,他还不停的在旁边指手画脚、干扰驾驶,我均不予理会。虽然这样对待加国车主大为不敬,但全车人的安全更加重要。说实话,我判断,我驾驶的安全系数应该在百分之八十,而他驾驶的话,安全系数可能不会超过五成。因为两个问题让我非常不放心:一个是嫌我在完全结冰的路面上保持60公里时速太慢,要我加速;另一个是长下坡时,为了避开卡车紧随后面的危险,主动让其超过的时候,他竟然认为卡车在后面更安全,何况前面也是大卡车。所以无论他怎么生气,甚至用很不服气的语言来激怒我,我都不予理睬,定住心神,把稳方向盘,严格控制车速。
有一次,可能是因为疲劳,精神恍惚了一下,我竟然将油门误当刹车,不仅没有减速,反而加速且打滑。我立刻松开油门,重踩刹车,才将车控制住。过了两分钟,雨晨问我:“刚才怎么了”?我轻描淡写的说了句“没什么”,否则会吓死他们的。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艰难行驶,不知翻过多少山,越过多少岭,终于来到山下曾经停留过的小镇。加油站和附近的环境与前天判若两样,暴风雪已经将这里包裹起来,几乎看不见路面。我的车在唯一碰见的红绿灯前轻轻刹车,竟然滑了一米多才停下来,车轮与积雪摩擦发出的响声非常刺耳,把侧面停车的警察都吓了一跳。
我将车在加油站停下来才发现,原来,刚刚翻越五个小时的山,就是去时的93号公路,根本不是95号。这几个小时的危险驾驶,假如走95号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当然,我不仅不抱怨,反而很庆幸,因为这次在暴风雪中,横穿整个洛基山脉的疯狂驾驶,是人生中又一次极富挑战的冒险旅程。
这次旅行所感悟到的,不仅是落基山的故事和壮丽的风景,更是大自然通过暴风雪彰显出来的恢弘气势,是原住民印第安人同落基山一样骄傲的身躯,是他们在暴风雪中练就的不屈不挠的坚毅品行。
回头仰望白雪皑皑的群山,我站在雪地里深深的鞠了一躬,这不仅是对落基山的敬仰之心,也是对世代生活在这里的印第安人的由衷敬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