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时节雨纷纷纪念特刊(诗歌卷)美国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

美国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简介:

具有超过30年历史的美国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是由一批北美洛杉矶及周边地区的华文作家自愿组成的民间文学社团,以增进当地及全美乃至全球华文作家的联系和友谊,交流写作经验,研讨中国文学和英美文学,提升创作水平,弘扬中华文化,繁荣华文文学为宗旨。目前,协会办有每年一期的《洛城作家》会刊杂志,以及每月在洛杉矶地区发行的《中国日报》和《台湾时报》上登载《洛城文苑》、《洛城小说》和《洛城诗刊》三个文学专版。2021年2月,协会与美洲文化之声国际传媒网(中国)和作家新视野文学双月刊(中国)以及《香港诗人》等文学平台合作,推出协会专刊,将会员作品介绍到世界各地。

清明时节雨纷纷(诗歌卷)纪念特刊 — 美国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

前 言 :

“清明时节雨纷纷 路上行人欲断魂”,漂泊异乡的游子,无时无刻不在思念故土。尤其是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面朝大海,却不能回国祭奠先祖,不能为疫情期间逝去的亲人抬棺执绋。为人子嗣,于心何安、于情何忍。
出版这一期会员纪念特刊,正是为了给大家一个平台,能用文字表达深深的情感,以飨儿女思念之苦、以慰逝者在天之灵。
感谢所有的投稿作者,感谢所有未能投稿,却同样深藏着乡愁的兄弟姐妹。

目 录:

1)清明,沉默凝固了,意识在流 —(文/蓝 鸟)
2)慈母严父逝世周年祭 —(文/陈述)
3)雨季之后 — (文/李姗)
4)给母亲—世界上最疼我的人 —(文/王伟)
5)梅芳辞 — 怀念母亲范梅芳—(文/吴晓冰)
6)寄往天堂的信 —(文/聂 红)
7)墓碑 — (文/施玮)
8)清明绿 —(文/方青)
9)海葬 — (文/黄宗之)
10)诗词二首 — (文/冷观)
11)致慈母—(文/陶然)
12)清明祭—(文/余春烛)
13)红烛泪—(文/白玛郑童)
14)遥远的呼唤—忆父母(文/任新蓉)
15)无题—(文/毕墨)
16)清明—(文/王喆)
17)七律 母祭 —(文/海哲)
18)清明节追思 — (文/沙维刚)
19)四月的哀思 — (文/沙红芳)
20)清明挽歌—(文/罗维)
21)化蜂 — (文/孙超)
22)清明节(新韵)—(文/刘晋平)
23)妈妈 您走好(文/韩舸友)
编后语

清明时节雨纷纷纪念专刊 (诗歌卷)— 美国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

*******

清明,沉默凝固了,意识在流(外一首)
                 文/蓝  鸟
 
躲过春夜的寒冷
露珠爬上湖边垂柳的嫩绿
春末的末梢神经一颤
一个透明的梦,滑落湖底
 
暖风召来的蝴蝶,嬉戏花丛
一缕缕清香,推开风的涟漪
风带走了春信子,也带着
桃李,忙着去丰满夏季
我的梦呢?她从水中浮起,托起了
粉红的荷花和一池诱人的碧绿
 
妈妈,长眠西山怀抱的妈妈
我知道你不喜欢八宝山的喧嚣
才在李大钊烈士陵园安顿你的家园

已是春末了
就要夏初啦
邀请你的邻居去湖边
探望露珠滑落湖底的梦呀
约上同眠一园的朱自清夫妇同游
观赏我从湖底为你托起的荷花吧

其实,妈妈
你就是那颗攀援嫩绿的露珠
你,就是一个透明的梦
你就是春天里的一缕清香
你,就是风的涟漪
 
清晨
我披着清明的雨,裹着清明的雾
用灵魂撑起一把伞,等你
接你和那些先烈,还有
那些风骨文人
 
悼念
默哀
没有花圈
可是
雾在缅怀
雨在哭泣

清明前夜
 
千万棵树吞没了夕阳
森林上空款款飘来了夜
一棵棵树像一支支伞的身躯
撑开我头上的夜空
 
夜,如伞
好大的一把伞
我的梦,趴在伞上
等长眠的父母醒来

**********

慈母逝世周年祭 — 陈述

城南草丘碧連天,
我心悲慟語難言。
長憶哺育經年事,
梦中相逢泪满肩。

紫鈴之约

门前的紫铃
如约而至
雨後清晨
一串一串
奼紫嫣紅的紫鈴樹花
灵动可爱
在和煦的陽光照耀下
亮麗登場
遠處的山仍銀裝素裹
紫鈴卻送來一抹春色
微风吹来
風鈴叮噹
柵欄染紫

雨季之后—李姗


错过了一月
在三月纷至而来
就像我
错过了春节
又差点错过元宵
而你刚巧错过正月十五
就走了
这一走,就不再回来了!

我们像两条对开的列车
一生都在彼此错过
我在东半球
你在西半球
我来到西半球
你又回到了东半球
在那些错过的日子里
我曾想问你
是不是向往过三世同堂的日子?

我很想诅咒这个三月
甚至所有的雨季
它们让泪不再是泪
而是铺天盖地的共鸣
被山岭、被河流
被草原、被沙漠
被世间所有的一切的一切共频
浪一样
向四面八方散播

却仍止不住
一条绞痛的波长
在那些雨之后
不断地在日子里振荡

2021-3-16

我和你的距离

我知道错了!
其实,我一直都是错的

我看着你衰弱
仿佛看见秋叶的枯萎
却预知它们终会在春天反青
隐隐地,我知道你不是叶子
甚至你,不是一棵树!

我总是这么想像着
所以,从未想过你倒下的时刻
它甚至没有进入我的预期
至少不会在这个季节,这个
马上与春天握手的季节

每个季节都会包裹一些悲伤
在一场野火、一次海啸宣泄之后
用焦炭,废墟掩埋那些哀恸
我想
让雷霆霹出千钧之力
让风暴冲出万里之遥
让太平洋扬成一面帆
渡我到月亮照不到的地方
那里,隔着世间的悲伤
隔着触手可及的春天
也隔着……你!

写于2021-3-16

给母亲—这个世界上最疼我的人—文/王伟

儿时的记忆里,有一个清晰的场景:
母亲常常坐在门前,看那条通向远方的路,
望着来往的车辆,像是在自言自语,
又像是在祈祷:真盼着有一辆车,
带着你到你总在念叨的远方的城市。
说着这些话时,母亲一脸的虔诚、坚毅,
虽然我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子。
后来的一天,我真的坐着一辆车,
去了远方的城市,再后来我还去了其它远方的城市。
在哪里留下了生活的足迹。而我就像是
一只离巢的候鸟,在长长的漂泊后,
或是在季节的交替中,匆匆地、匆匆地回到
父母身边,短暂相聚后,又是久久的、久久的分离。
母亲啊,当初我从门前的马路去远方的城市,
你是何等的刚强、坚决。可是姐姐们告诉我,
你是怎样把思念,凝结在每一个冬春寒暑和早晚晨昏。
记忆里母亲的脸上总是有着慈祥的笑意,
母亲啊,这个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
有着怎样的善良和坚强!怎样的襟怀!
 
就这样,岁月像水一样流去,很多年后的一个深秋,
母亲走了,永远的走了,去了我看不见的远方,
有时在梦里,我坐在故乡门前,望着通向远方的路,
默默在心里念着:真盼着有一辆车,从遥远的地方
把母亲接回来。这样想着时,我一脸泪水,
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最疼我的人再也回不来了。
午夜梦醒,枕边一片泪湿,
在梦中真的见到了母亲,这个世界上最疼我的人。
母亲脸上还是那永远慈祥的笑意。
母亲啊,这关山迢迢、千山万水的路,
思儿心切,你是怎样、怎样的一路走来!
母亲啊,你怎样找到这万里之遥的异乡土地!
在梦里我大声呼唤着母亲,那个世界上最疼我的人,
母亲脸上还是那永远慈祥的笑意,却不言语。
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再也回不来了,
我从梦中哭着醒来,带着伤痛的心和满脸的泪水······

*********

梅芳辞-怀念母亲范梅芳 —文/吴晓

昨夜惊入梦,重回母故乡。
故乡美如画,满山红梅香。
凭吊祖屋前,引来众街坊。
乡亲争相问,来人是梅芳?
我欲言又止,泪水湿衣裳。
母去已十载,生死两茫茫。
众人皆唏嘘,惊问葬何方?
慈母千叮咛,落叶要归乡。
无奈青山障,归路隔重洋。
恕我不孝女,未偿母宿望。

当年小梅芳,阿窝贱如糠。
生男何耀耀,生女弄瓦忙。
塘前险被溺,亲娘舍命挡。
家父黄泉路,家母顶柱梁。
尝替母分忧,孝女小梅芳。
锅中薄米粥,先让弟妹尝。
鸡鸣三更起,碾声传磨房。
挑担沿街卖,豆花十里香。
辛劳换银两,终得上学堂。
从此鸿鹄志,女儿当自强。

九州烽火起,别母漠水旁。
阳春花木兰,跃马奔疆场。
粤中一枝花,无处不梅香。
范家有侠女,美名传三江*!

又是清明季,思母泪千行。
母愿终未了,我心常惶惶。
且将一樽酹江月,
江月照我影,踽踽何凄凉。
再洒一樽祭亲娘,
亲娘如日月,永耀我心房。
呜呼!
江水滔滔兮,
我心悲伤。
醉里恍恍兮,
魂游故乡。
梦醒肠断兮,
人在他乡!
物转星移应有时,
天上人间永相望;
借问梅芳今何在?
此魂安处是故乡!


*1 母亲小名“阿窝”即鸟窝-意卑贱
*2 旧时男尊女卑,女婴常被溺水遗弃
*3 漠水指漠阳江
*4广东阳春,意“漠水之阳,四季如春”
*5 三江——漠阳江,阳江,珠江

2021-3-9

*********

寄往天堂的信 —文/聂 红

亲爱的老爸:
我想您了!
淅淅沥沥的三月小雨,带着几分凄凉,
淋湿了我的思念,细碎了我的忧伤……
今日清明,教我如何为您祈福焚香?
纵有满腹的话语,又如何向您吐露衷肠?
新冠病毒,人间遭难。抗疫宅家,共筑城墙。
无法坟前叩拜,异国徒增悲伤。
年年今日,梦魂游归故乡……
 
老爸,您还好吗?
多少次我凝望星空,寻找遥远的天堂。
不知您又在忙啥?是否安详?
岁月的年轮碾过春夏秋冬。十年的时光,何等漫长!
曾几何时,错把幻觉当真相:您笑谈阔论,挥毫泼墨,依旧亲切慈祥……
有您,温暖常在;
有您,幸福绵长。
 
您的音容女儿常记心上;您的教诲我紧记心房。
您说:生与死,不思量,立言立行立德永留芳。
您为人梯,鞠躬尽瘁,不改衷肠。
您秉承:学高为师,身正为范。
您心底无私,天地宽广,驰骋书画,物我两忘。
您视生命为艺术,艺术是生命,品德高尚。
您从政清廉,心胸坦荡。
您不慕荣华富贵,淡定如常。
您的风趣幽默里,蕴藏着诗人的情商;
您的朴实善良中,闪烁着父爱的光茫。
您的名字——聂南溪响彻四方,人们对您深深的敬仰。
您用生命的浓墨重彩描绘了一幅壮丽的篇章!
 
今夜没有星光。静寂中,我放飞自己的梦想,
让灵魂与您相遇在天堂!
您可听到女儿的呼唤?
 
亲爱的老爸呀,请保佑我们四季平安!
为世人消灾免难!让人人笑容灿烂!幸福安康!
 
您的爱女:红儿
2021年清明节

*********

清明– 文/施玮

清明,是一个日子
里外都下雨的日子
有的人湿透了
在生死的对话中焕然一新
有的人半湿半干
徘徊在记忆的河边走不开

清明,是一张脸
一把黄菊花
一把白菊花
一段故事酿成烧酒
把一个人,醉成了楚辞
兮兮——兮兮——

雨,从梦里漏出来
在楼下的天花板上
画你的脸
楼下的人不认识你
不认识你的人却能看见你
他们看见的是清明
一张模糊的脸

墓 碑

墓碑,你向我
竖起的手掌
五指并拢,密不透风
不漏财也不漏心情

灰白色的墓碑
名字模糊,掌纹清晰
你不向我隐藏命运
隐藏的是经过命运的心

你的笑,你的哭
你的犹豫和决绝……
你有无奈吗?
是否曾经把我的脸
装在你的裤兜里走一段

墓碑,一只拒绝的手
遮住了脸和脸上的一切

2021/3/17

*********

清明绿 —文/方青

我在四月里走过一片墓园
滿眼都是銷魂的綠色
在两个世界接壤的地方
一些灵魂在这里
用绿色呼唤另一个世界的灵魂

四月的雨水是一支绿色的画笔
挥洒之间,把异乡的草色
草色里的墓碑和鸟鸣
草色外的人声和心情
都涂抹成斑驳的葱茏

深的、浅的、明亮的、幽暗的
四月的绿,江南的绿
死亡的绿,生命的绿

哦,那些绿色让我想起
祖父祖母,四月的坟头
那二株龙柏,浓浓的
牵连着两个世界的
雨水化不开
泪水也化不开的
清明绿

*********

海葬 — 文/黄宗之
 
父亲走了
他选择了海葬
因为母亲守候在圣地亚哥海边
与父亲约好了
把她的骨灰带回故乡
她想成为故土树下的一撮泥
回到那个落叶归根的地方
 
可是
父亲放心不下
海这边还有你啊
他唯一的女儿
父亲的心里
牵挂着两头
他嘱咐
就把我也烧成灰烬吧
把你妈和我一同撒入太平洋
这样
我们可以汇成海的一部分
这一头拍着你
另一头也拍着
心心思念的 ——故乡
 
 送别
 
我的岳母躺在一个纸盒里
她化了妆,熟睡着,平静而慈祥
我们把手中的红玫瑰
轻轻地放在她的身边
生怕惊醒她还在酣甜的梦乡
火葬场的告别厅里
灯光衬托出她的脸庞端庄而红润
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把棺盖合上
墨西哥裔工人开启电闸门
我们跪拜、磕头
岳母在依依不舍的抽泣声里
被推向我们不知道她会去哪的方向
 
我的大姐从国内发来微信
安慰我说
我岳母是教徒
她是去了极乐世界
那儿是一个幸福、美满和永远快乐的地方
我的夫人却长跪不起
悲痛欲绝
为什么所有跪着的亲人
都泪水涟涟
竟然没有谁愿意去点火
按下这道通往天堂之门的开关

*********

诗词二首 —文/冷观

1. 《母亲》

乐于像仙灵一样
在穹天逍遥自在   无须
承受混沌大地的迷惘与沉重 

梦中的你一如圣女  为何
要用醒来的回忆
锤打折磨已然麻木的心

太多痛苦的记忆   纵使
被时光磨研成灰   却无法
重新召回久已失去的
那份期许的情感

2. 《水调歌头.忆父》   (新韵)

东吴清水畔,绿树掩幽居。家族骄子,怀才八斗上天予。
笔下腾龙跃虎,弦上行云流水,芳翰洒淋漓。苑中花独秀,默默淡香袭。

暖若春,柔似水,笑如霓。 沉疴不愈,只把乐喜伴朝夕。
送子求学西渡,知是永诀此去,暗自恸悲啼。肠断每思忆,剩有梦依稀。

*********

遥远的呼唤(忆父母)— 文/任新蓉
 
春风十里,
东风营帐内为我床前折被。
仲夏炎热,
茂林疏光旁为我祛暑擦汗。
秋水潺湲,
落叶枫桥边为我病房送饭。
隆冬寒雪,
北风枯桑中为我把篝火点燃。
云霞满天,
睁眼就看见你们温暖的笑脸。                        
日沐光华,
抬头就看见你们汗流满面。
青蝉独噪,
低头就看见那背负的身影。
枫桥夜泊,
顽皮中听见穿越时空的呼唤
新燕啄春,
仿佛与你们鸟语花香间。
芭蕉分色,
缠绕着双臂看荷花争艳。
山居秋暝,
朦胧中听说稻花千里丰年。
寒山燕雪,
同你们踏雪凿冰傲风寒。
 
万紫千红,
火苗烟雾中浮现迷失的笑脸。
大漠孤烟,
酣梦迷离时议长河落日圆。
秋波送暖,
幻觉天边云雾上策马同行。
海升明月,
波光映影里我把父母思念。
 
啊!我祝福天边的父母,
啊,我思念那马背上的摇篮。
 
写在2021 清明节

*********

祭慈母 — 文/徐莉

万千呼唤梦中见, 哪堪痛舍泪湿面。
互拥欢聚成幻像, 晨昏再难续从前。

音容笑貌犹昨天, 相伴我生永婵娟。
坚贤信善学与爱, 深存心底溯渊源。

朋友赞您丹鳳妍, 亭亭妩媚质不凡。
同学称颂为思佳, 智诚义助风骨端。

学业前茅虚若谷, 心系病患情拳拳。
兢兢无疏行方正, 义重友朋广结缘。

衔芹筑巢育儿艰, 事业家庭双肩担。
画刊书报早徜徉,谆谆循导似润泉。

不惑重病又侵身, 奋斗凌绝战病顽。
医学领域创奇迹, 隐忍自强鳳涅槃。

邻里朋友如有难, 慷慨解囊贫不嫌。
扶弱乐施见精神, 达观身授襟胸宽。

巧缝衫棉独匠心, 植花种蔬蝶绕园。
鱼美饼香精思量, 儿女有成辛也甘。

诗词札文数百篇, 执学十载百讲坛。
对联榜名行楷隽, 孜孜书海见幽兰。

兴广趣浓旅行远, 体坛盛赛意更欢。
坎淡人生趋丰富, 挚爱儿孙一生眷。

八旬始学汉拼音, 一腔情愫键盘弹。
悉力照料病老伴, 倾心倾情无私念。

耄耋之年依勤勉, 笔耕佳作主编叹。
生性诗书情独钟, 伏案不倦年复年。

热肠仁济医德高, 磊落纯真无虚言。
漫漫岁月千峰过, 家慈谁人不肃然。

寄语萦绕声声远, 书香诗文分明见。
陪星伴月铭恩惠, 母爱天大永绵延。

作于5/26/2020,修改于3/18/2021

清明·祭 —文/余春烛

我逝去的亲人都葬在故乡的青山上
他们的笑容老早就在我童年的心底埋下
清明时节只不过又一次生芽
如同那坟冢边拱出的竹笋
把一层一层的思念撑大

我逝去的亲人生活在不同的年代
一生的幸福苦难早已在故乡装订成册
清明时节只不过再一次展卷阅览
仿佛那墓碑前深沉的火焰
凝神注视着每一页冥纸,由黄读到黑

我逝去的亲人生前有着各不同的性情容貌
曾经和故乡的山水演绎出风格迥异的画卷
清明时节只不过来到另一度空间再聚
取一杯自酿的薯酒,向红土泼洒
看那漫山坡上素洁的的油茶花儿
绿丛中或含苞羞涩,或豪放怒绽
但每一株都沁人心脾,馨香扑面

红烛泪 — 文/白马郑童

那一夜
没有风
红烛燃尽
火芯在摇曳中
熄灭…

我把
头颅深深埋进黑夜
双膝虔虔跪向大地
朝着您安息的方向
陪您一起
不语 不醒

那一天
没有雨
红烛泣泪
从血脉中萌生
滴刻…

刻进心底的
是您不老的影
刻满脸颊的
是回曲蜿蜒 忆您的经年

那一刻
安放您灵魂的栖息地
有女儿一盏心烛
与您执手
一起划过夜空
那溅射出闪烁光芒的星辉
一定是您
永不止息的爱

遥远的呼唤(忆父母— 文/任新蓉
 
春风十里,
东风营帐内为我床前折被。
仲夏炎热,
茂林疏光旁为我祛暑擦汗。
秋水潺湲,
落叶枫桥边为我病房送饭。
隆冬寒雪,
北风枯桑中为我把篝火点燃。
云霞满天,
睁眼就看见你们温暖的笑脸。                        
日沐光华,
抬头就看见你们汗流满面。
青蝉独噪,
低头就看见那背负的身影。
枫桥夜泊,
顽皮中听见穿越时空的呼唤
新燕啄春,
仿佛与你们鸟语花香间。
芭蕉分色,
缠绕着双臂看荷花争艳。
山居秋暝,
朦胧中听说稻花千里丰年。
寒山燕雪,
同你们踏雪凿冰傲风寒。
 
万紫千红,
火苗烟雾中浮现迷失的笑脸。
大漠孤烟,
酣梦迷离时议长河落日圆。
秋波送暖,
幻觉天边云雾上策马同行。
海升明月,
波光映影里我把父母思念。
 
啊!我祝福天边的父母,
啊,我思念那马背上的摇篮。
 
写在2021 清明节
 
*********

思父

清明
没有祝福语的节日
沉默的模样
灼痛的悲忆

记得那天
骤雨倾盆 心碎沥沥
无法能见您最后一面
一生相依的天空
阴沉 寒冷

呼唤 所有微尘
喊醒 千年山川
穿透 无量虚空

那一瞬间回转
流淌成一片
寂寞的黑…

一年了
您在我的伤口中幽居
我放得下天地
却从未放得下您

一年了
从一封信的结尾
倒叙如流
在您没有留下邮寄地址的信封
我用泪水
一遍一遍
把收信人的名字
抠掉

爸爸
您知道吗
这一遍遍
抠捻的不是您的名字
是心头每一根
伤痛的神经

思念的血肉…

*********

清明节(新韵)— 文/ 刘晋平

今晚风中留雨下,
清明谁想问人家。
目中垂泪添白发,
新冠难除梦断涯。
山黛色痕春客主,
黄昏归至日青霞。
今思故里知何已,
城旧花枯又掩沙。

*********

无题 — 毕墨(津滔)

白暮青草深
春山雨纷纷
过眼云烟
一世浮沉

月影落心门
颦笑了无痕
斑驳酒盏
徒留余温

我念你在心底 故人

*********

清明 — 文/王喆

万物生长。每当这个时候
就下起雨。

想你的时候,雨自你面颊滑落
莺燕是雨,桃李是雨
柳花榆荚也是雨

我的思念,仿如束缚
如坟冢。而你
只待墦间人散,乌鸟西东

想你的时候,雨就萧疏了些。
莺燕是你,桃李是你
柳花榆荚也是你

万物生长,都是你

*********

七律:母祭 — 文/海哲

母行三载复何寻,
梦里依稀觅笑音。
巧手鲜馐香尚在,
郊陵新冢冷还侵。
千层枕被慈亲线,
万里关山游子心。
佳节今宵思旧事,
窗前独自泪沾襟。

七律:祖祭

国破头悬斧下砧,
决然投笔苦追寻。
苍生普济凌云志,
热血洪流赤子心。
千里征尘听北斗,
一肩风雨付忠箴。
浮沉几度潮声急,
不废书香满袖襟。

*********

清明节追思—记念武汉新冠亡灵一周年 — 文/沙维刚

当他绝望地爬到坟前
痛苦已经耗尽
再坚强就成了假像
尽管这一切都不是他的选择

亡灵们悲慘地抢着牌位
趁着还有温度
这是最后的要求
虽然他们有死的权力

祭祀仪式中的亲人们
悲痛的表情有了统一标准
他在地下想笑
冷剑陪他再死一会

仪式还在出花样
亡者的灵魂继续被消费
谁来给他们一点死后的安宁?
清明节何时清明?

*********

四月的哀思–怀念母亲 — 文/沙红芳

母亲 你经由太阳而生
却在那个月夜 消遁
你放手了短暂的青春
中断了生命风华的年轮
你越过那绝美的弧
隔绝了岁月 时空 乾坤

窗前 为你塑像
用那个夏日心头的寒冰
时间定格了最后的忧伤
记忆的浮尘也已落满诗行
我祈祷 在这个清明的早晨
抑或是某个夏日的黄昏
还能再次牵你温暖的手
和你 把儿时的旧梦重温

月下 为你低唱
用经年啼血的长歌
遥寄切切无尽的牵挂
每当夜莺低回柳絮飞花 思念
犹如守夜的灵 乘了月的光华
幻化成时光交错的刹那
仿佛那不曾长大的女孩
路灯下仍盼着你归家

岸边 为你燃烛
用风干的泪
召唤你零落漂泊的魂
让昔日时光的陈酿
染红这祭祀的图腾
漫天的繁星
请送你这回归的一程
归来吧 至亲的人
今夜 在异乡
期盼梦里和你相聚的时分

窗前 月下 岸边
藏你于我心间
日日 夜夜
岁岁 年年……

*********

清明挽歌两组—文/山泉水

(一)
你说
你还要行走
即便霜冻还未亲吻梅花
你已将春色挂在胸膛
憧憬远山秋岚下
属于你的那一片金黄

我说
我送你一句木鱼加持的祝福
系在你的腰上
目送你的身影嵌入
黄浦江上的晚霞….

从此,我听不到
梅花绽放满山的童话
也寻不到
北燕春归的窗花
清明时节,雨滴在心头
挽歌垂挂在遥不可及的天堂

此刻,我在南山脚下
木鱼,声声依旧
如泪,滴滴成行
你听见了吗?

(二)

如果遗憾
不将在清明时分呻咛
我依然会在晨曦里
与你隔洋相望
送你一朵朵怒放的浪花

如果怀念
还能似黄浦之水绵绵长长
我愿采一支野生水仙花
插在记忆里仰望

如果悲伤
可以现影梦中的你
我愿意静卧在遍野的水仙花下
沉睡不醒,看她
抚平岁月的沧桑
陪你走过梦中天涯

*********

化蜂 —(文)孙超

我坚信您化作了蜜蜂
在我的餐桌前飞来飞去
即使被驱赶
甚至几次跌入滚烫的茶杯
依然执着的不忍离去
您忽而吻一下我的脸颊
忽而在我的耳边如诉如泣
那声音
我在您的腹中时
就已经听得仔细

您是最勤劳的工蜂
酿出世上最甜的蜜
我一直在您甜蜜的蜂巢
贪婪地吮吸

您有神秘的辨认方向的能力
不管命运把您抛向哪里
您永远会循着我的足迹
顶风逆水
围绕我
舞动透明的羽翼

我的身体诞生于三月
而我的灵魂却在三月
随您而去
2021年3月31日星期三

*********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WeChat-Image_20210225115159.jpg

妈妈 您走好 — 文/韩舸友

昨天
您躺在病榻
儿子陪在身旁
今天
您躺在山上
儿子守在墓旁
 
妈妈、告诉我
天堂到底什么模样
可有葱翠的山
是否也有一条小河
每天为您起舞、为您歌唱
 
不见您的夜晚
好冷好长
你躺过的床、坐过的椅
突然间空空荡荡
 
妈妈呀
在天堂,您一定要丢掉轮椅和拐杖
下辈子
我们还做您的儿女
母亲的健康
是儿女最大的期望
 
儿在想象
您走进天堂的风光
因为您的功勋
那里一定有迎接的仪仗
天上人间
您的儿女都会证明
您的伟大、您的善良

编 后 语:

清明时节断魂天,
诗伴琴弦祭祀年。
游子仰天鸣泣曲,
长歌缭绕叩先贤。

美国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专刊】编辑部在协会的大力支持下,继【情人节特刊】之后,又推出了这期【清明特刊】。也许是人们被疫情压抑得太久了,也许是清明节追思亲人的心情太沉重了,也许是我们要说的话太多了。征稿通知刚一发出就得到了大家的积极支持,仅仅在几天之内就收到很多作者的投稿,散文、诗歌、小说,大家以各种形式抒发着血脉情感、追忆着亲人昔日的往事、诉说着动人心弦的故事。只要随手翻看几页,都会被作者带进感人至深的故事中和诗行里,被他们描述的情景所感动。当你听着这些海外游子回忆着他们的童年往事,追忆着父母亲对于孩子们所付出巨大的爱的时候,眼泪就会情不自禁地淌下来。
创作要有生活,灵感要有契机,情感要有渠道,特刊正是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让我们在这个悲伤的日子感受到温暖和力量,感受到血浓于水的亲情,不论走到天涯海角都是血脉相连,息息相通!
最后,先人慰藉安息、后人继续努力,感谢所有赐稿支持的作者,祝贺本次活动圆满成功!

美国洛杉矶华文作家協會专刊编辑部
主编:韩舸友
副主编:北奥
编委:吴晓冰、林德宪、冷观、郑童、王柯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WeChat-Image_20201221083736-1024x709.jpg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