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 孙超(美国)

作者简介:
孙超,英文名:charles,笔名:美国的老王子,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研究生毕业,曾任吉林师大世界近代史教师;吉林电视台,吉林广播电台记者,编辑,主持人;深圳南油集团总经理秘书,办公室主任等职。1993年起,先后任深圳电视台记者,编辑,主持人,制片人,主编等职,是深圳资深媒体人。业余时间写作诗词,散文,杂文,小说等,作品多见于国内外报刊杂志等。

母 亲

上大学的那一天
四十几岁的母亲送我到车站
她拉着我的手,眼神哀怨:
儿啊,妈能活到你大学毕业吗?
当时,我感到可笑
因为,死亡离母亲还那么远
我结婚了
五十几岁的母亲为我铺好婚床
她拉着我的手,眼神凄迷:
儿啊,妈能活到你生儿育女那一天吗
那时,我有点生气
因为,我觉得母亲是个悲观主义者
总是释放那些悲观的情绪
而现在
八十几岁的母亲在视频那一头
眼神淡定:
儿啊,等妈走了,你就安心在国外生活吧
我的心很痛,很痛
第一次感到
死亡像一个恶魔,正在敲打生命的门
母亲啊,我的母亲
你要是走了,儿可怎么办?

老 山

我家门前的山,老了
她比太行还老,她比王屋还迈
她老迈的身躯横卧在夕阳下
她凸起的山峰像驼背的老人
她身上的杂草像老人花白的头发
只有若隐若现的绿丛
还依稀可见她当年的芳华
一群乌鸦在她的周围哀鸣
轻浮的野花已经不再与它温存
只有老狼还偶尔与它调情
月亮迫不及待的爬上山头
用充满哀怨的眼睛抚慰风烛残年的老友
山脚下,导盲犬忠实的拉着主人
默默地走过一条蜿蜒的小路
老山无言,用浑浊的眼睛注视着远方
注视着那条蜿蜒的小路
一个老者,步履蹒跚
也沿着这条蜿蜒的小路前行
他默默地,默默地走向老山深处
走向属于他的归宿

雪 的 记 忆       

那一年,遥远的那一年
大雪漫天飘
我站在齐腰的雪中
欣赏着我的杰作——雪人
我揣摩着,是否要给它的脸
安上一对黑葡萄
突然,跑来一个少年
把我的脸死死按在雪人的脸上
一秒,两秒,三秒……
我弱小的身躯绝望地挣扎
泪水令雪人的脸扭曲变形
脑海里尽是雪的颜色
从那以后,每当看到大雪
我都会窒息
我也常常祈求上帝
拯救那个少年的灵魂

洛杉矶的雪(伊萌摄影)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