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青诗选(美国)

作者简介
方青,本名施志清,海外诗人,现居美国加州。做过农民、外科医生、加拿大理科博士、大学教师、医药公司研究员和临床副总裁。现为美国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会员,洛杉矶雕龙诗社会员。业余喜好文学,有诗作发表于中美多种报刊杂志。

清明绿

即便没有见到那些
异乡的葱茏草色
以及草色里
写着中文的墓碑
我的心头,已经
染得许多绿色
深的、浅的、亮的、暗的
四月的绿,江南的绿
还有,祖父祖母坟头
那二株古柏,浓浓的
清明绿

你的眼睛
——紀念一位眼科醫生

真想知道,在你最後一次
閉眼前的瞬間
是什麽印象
在你的眼睛裏閃了一下

不該是冠狀病毒
也不該是那該死的蝙蝠
至於那些桃紅柳綠
或者鍍金的獎章
看過了也就看過了
不会有半秒的延遲視覺

眼科醫生的眼睛
慣於透視水晶體、玻璃體
和視網膜
看穿了一場病毒迷霧之後
一紙訓誡書,又怎能
遮擋你敏銳的視覺細胞

你的眼睛

最後一次注視人間
世界就一下子
安靜下來
在武漢冬末的寒風裡,你的
眸子透著初春的溫暖

你的瞳孔裡,住着一顆
愛人的心
瞳孔最後一次闪亮时
人煙和山水
霎時都淡去了
眼睛閉上的那一刻,淚光
把東風也催醒了

告别世界的一千零一種方式

年少无赖的岁月
曾经对着百花发呆,痴想
未来离开世界的方式
应该有一千种选择

可以报国成仁
可以为民取义
也可以浪漫凄美
比如罗密欧殉情
比如梁山伯化蝶
也可以悲壮豪迈
比如屈原投江
比如项羽自刎

最最沉迷的是第一千种
听那个亲密的她
给我唸最后一首诗
执子之手,然后
便不再醒來

直到二零二零年的春天
我忽然发现,还可以有
第一千零一种方式
就是耗尽最后一次呼吸
去抵御病毒,复活那些垂危的肺脏
然后,悄然涅槃
在某个安静的清晨

就像传染病房里,穿着
白色隔离服的
那些天使……

杜普蕾的琴声

请用你手中带魔法的长弓
把一波波灰色的雾霭拉走吧
让所有的乌云在四根琴弦上飘散
让阳光像琴声一样荡漾人心

可是你眼眶的闸门关不住
泰晤士河里,溯洄流转的
那些秋天一样的,液体的苍凉
而你的琴箱,正任它汩汩流淌

亨德尔,勃拉姆斯和德彪西
把太多的感情托付给大提琴
却忘了问一问杰奎琳·杜普蕾
麻痹的手指,该如何攀升命运的音阶

指尖揉动,犹似微风轻拂树叶
玫瑰的馨香飘远了,在对岸
枯叶落下,时光喟然叹息
激扬的旋律,从山顶跌落深渊

[题注:杰奎琳·杜普蕾, Jacqueline Du Pre, 是世界知名的英国大提琴家,才华横溢,却因患多发性硬化症早逝。]

湖 水

面对湖水冥想时
我是一个尘缘未了的小沙弥
守着古佛青灯
心跳平和,如木鱼一般单调

透视湖水之下,仿佛遥看
另一个宇宙,那里
宽大、虚空而清澈,可以化解
山一样的烦恼和追悔

我用目光,向湖里倾倒
所有负重的情绪
从湖边站起来那一刻
身体已空无所有

回头看湖,水里隐约
一座

抿一口我的江南

为你泡一壶,三月的晨露
为你泡一壶,四月的阳光 

氤氲淡雾里
浮沉翻飞的绿茶片片
青翠如年年早春
浦江边初绽的柳芽

抿一口,请你抿一口
那绿色的温情
抿一口,我的江南

为你沏一杯,寒食的风
为你沏一杯,清明的雨

微微清苦中
那一丝沁人心脾的淡香
多像幼年时那一朵
母亲衣襟上的栀子花

抿一口,请你抿一口
那淡香的思念
抿一口,我的江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