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月(组诗)韩舸友 /(美国)

作者简介:

韩舸友,大学教师、旅美华侨,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法学会会员、中国唯美诗歌原创联盟副理事长兼秘书长、中国唯美诗歌国际网总编、美洲文化之声国际传媒网创始人、贵州省港澳台侨投资商会副会长兼洛杉矶工委主任。
近年来,作者创作诗歌散文作品500余篇,并多次获奖,部分作品被翻译成中、英、蒙多种文字发表,并收藏于世界诗歌年鉴英文版2015-2016 并进入77个国家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图书馆,2019–2010再次收藏其作品。代表作有“情殇”(2013)等。

记住乡愁       

1) 
一个寒冷的冬季
我带着我的梦告别
从此
故乡便成为心底的烙印
乡愁
便成了太平洋彼岸到彼岸
以密愁的云雾
也掩饰不住的牵挂的泪痕

我用母语诉说中国
将浪迹天涯
回望成一部乡愁的诗集
让泪水
浸泡成一杯浓浓的香茗

2)
我知道乡愁有多美
故乡就有多美
故乡有多美
乡愁就有多深   

我的乡愁
是兴安岭呼唤春天的松涛
是蒙古草原万马奔腾的蹄印
是嘉陵江上拉纤的号子
是锦绣江南眷顾诗行的意境 

我用浓浓的乡音
吟一首歌 
虽然不能让黄河与密西西比河
奏出同样的节奏
可我仍在尽力找寻
故乡的身影
那黔山秀水  云上梯田
那村头的小桥  坡上的木屋 
溪边的彩云
 
3)    
在中国神奇的画卷中
怎样跋涉
才能把霓虹闪烁的故乡拓印
在思念的旅途上
要多少煎熬
才能写意出最美最秀的风景
抚慰我
历尽磨难却无悔的人生 

蘸一抹太平洋的水作墨
写我的故乡
用落基山作笔
将思念镌刻成风雨侵蚀的悲悯

也许有一天
乡愁真的会变成墓地 
也许乡愁
是坟茔上的荒草托起的
异乡的岸边
徘徊游弋等待归期的灵魂

问  月
 
为什么今夜
天下的儿女都想回家团圆
我却在荒漠之中
守着您的清辉思念
 
为什么借着您的眼睛
看得见山这边
却不见那边的草原
难道您不懂
那一片绿色里
有我深藏心底的的眷念
 
为什么登上落基山顶
看得见海这边
却不见那边的圆月
难道您不懂
彼岸的月光下
有我深深的的思念
 
为什么
我在寂寞里举杯
您却不来赴约
难道真的不愿给我
一个中秋之夜
 
为什么大地会分成
山川与河流
沙漠与草原
为什么世界
留给我这样多的离别
每一次离别
总留下无尽的思念

地  图
 
我将地球在Google切割
一半给你
一半给我
这边是遥远的异乡
那边是中国
 
我把两边拼接
试着用牵挂填满沟豁
太深的裂缝
任怎样也无法愈合
 
仁慈的上帝
为何白天给故乡的时候
总将长夜给我
那边阳光明媚
我却在黑暗中独守寂寞

望  乡
 
我将自己流放
在这片陌生的土地
默默地
承受孤独和惆怅
 
我在海边眺望
月亮升起的地方
一定是魂牵梦绕的故乡
绵绵秋雨
莫不是游子相思的泪行
 
假如有一天
离开这个世界
能否将我的骨灰和雾霾
一起埋葬
那时的故乡
一定会风清月朗
 
天若未明
就让我的骨灰留下
别让他飘往东方
我不愿高贵或肮脏的灵魂
玷污故乡

一片羽毛
 
我很穷
买不起一张廉价的机票
只能在梦中
化作一片飘飞的羽毛
 
也许 它太轻
无法承受我的身体
只能将祝福
陪伴你梦中的撒娇
 
然后
悄悄守候月光
等待
大海深处那一轮朝阳
温暖的微笑
 
秋 之 恋 
              
假如我在月光下思念
你会不会
在忙碌中将我想起
让电流在地球的两端链接
无论是天空
还是太平洋
都不能撕裂心与心的距离
 
假如我在风雨中呼唤
会不会
因时间久远将我忘记
但愿
声音是一缕秋风
将漫山的红叶
轻轻掀起
这样就能与你一起呼吸
 
也许山太高
遮挡住期盼的目光
也许海太阔
无法感觉靠近你的身体
春花秋月
我只能祈求中秋的月光
将忧伤和思念
寄给你

致爱人
      
为什么
眼前总是你娇媚的身影
即便是任性
也能给我无限的温馨
我想逃避
却躲不开你的红唇
那是怎样的诱惑
让我醉倒
你用温柔编织的梦境
 
我伫立岸边
问月
您隐藏的阴影里
可有我深爱的女人
我在寻觅
哪怕只是她模糊的背影
 
也许
思念是太平洋涌动的浪花
也许
思念是同一个月亮
倾洒在不同角落的光影
而我
仿佛暴风雨中的孤雁
对她的思念
是历经磨难而不死的灵魂

乡愁的感觉
 
碾房里
父亲将苞米碾成泥
一点点咽吞
那是理不断剪还乱的愁绪
木凳上
母亲织出的线又浓又密
那是儿离开时
没来得及穿上的毛衣

谁说这不是牵挂
那是妈妈望穿双眼的泪光
谁说这不是乡愁
那是父亲灵魂深处的记忆

从一条小路离去
石板上会留下亲人的足迹
从一条船上离去
思念就会融入小溪
从一望无垠的大地离去
乡恋就成了游子
永远等不到的归期

责任编辑:伊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