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撒路之死/王喆(美国)

作者简介

王喆,笔名歌沐,写诗,翻译,研修心理学、神学。七⼗年代⽣於新疆,回族。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美国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会员。

犄 角

我拥有高度的优势
于是决定,向对面转身
一扇窗打开
却不见人
我正要犹豫
街道两旁
楼房都开始倾斜
风吹起哨音
像刀切削空气,越来越近
人们停顿了手边的工作
再也不敢说话
一只犄角
从屋顶拱出来

美的事物都不在美之中
我并非走路,而是留下
脚印。我必须忙于空闲
当我咬紧牙关,牙齿没有
神经,是什么在疼痛
一匹兽驮负着我们必须顾念
却欠债累累的身体 以外是

彼岸 就像一条狗 忠诚
不是由于从晨起至晚睡
都跟在我们身边 与喂养
它的主人也无关系 或者有关
它必须被主人一刀又一刀
切割。一次又一次逃跑

公园的早晨

偌大的草坪
彼此追逐的松鼠
好像驰骋在草原上
它们骤然停住

瞪大眼睛,对峙
似乎时空凝滞
使竞争更激烈
  
梧桐,枫树,或是银杏
秋叶怎么飘,也落不着地
野鹅还在草地里踱步
一颗露珠,滴落在它羽毛上
晕开一阵黑白相间的色彩
更寂静的,阳光
从孩子们游戏场的滑梯
弹落….脆生生
扬起尘埃
那些尘埃跌坐在地面上
爬起来,就变成吵闹的小孩子

活 着

一粒老鼠蜷缩草丛里
不见头,拖长尾巴
仿佛被身体遗弃
我经过……甚至
若无其事
不惊动那些顺延我脊梁
气管,生长的鼠毛
路过的人们
若无其事地瞥了我一眼
好像抛弃一条鼠尾巴

拉撒路之死

拉撒路住在伯大尼来城
人们都以为他病死了
马大和马利亚,亲爱的姊妹啊
为什么哭泣?
拉撒路身体发臭,人何堪怜悯?
他足够爱人,就甘愿被禁闭墓地
不让嫌恶和愧疚的罪恶
在你们的心里滋生
朝拉撒路的救主
投掷石头,尊贵的以色列人啊
为什么哭泣?
窒息是拉撒路的呼吸
你们的藐视,是救主的荣耀
你们听,唯有他
在坟墓外宣告
拉撒路啊!你死了
就活着

责任编辑:wenny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