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 / 蓝鸟许多(美国)

蓝鸟,原名许龙驹,海外著名诗人,网名蓝鸟许多。资深新闻出版人,学者。多件作品获国家(China) 或省市一、二、三等奖。1993年移居美国。北美LA华文作家协会会员。北美《洛城诗刊》编委,中国大型网络文学平台《博风雅颂》特邀评委。

影子

只为你是我脚下那片迷样的影子
我便跟着太阳翻山,跟着月亮跨海
在昼与夜无休的催促下
寻找你的正面
寻找藏着你的眼神的正面

山路如饥肠一般崎岖
大海把我放进簸箕里颠簸

我只是一只鸟
一只羽毛也会腐烂的鸟
我飞行的前方有太多耀眼的光芒
所以我眼里的前方一片苍茫
当我低下头的时候,我发现了你——

影子里有黑色的土地,也有你(却只是背影)
有孤独的安静,也有欢乐的孤独,还有平坦与曲折

我只是一只鸟
一只歌声沙哑的候鸟
当春天就要迷途
山与海一起在迷途的春光面前激烈地晃动时
影子,我的歌声
在最高的高处和最远的远处
等你

不是影子里什么都没有
是我还没有看到你的正面

 
锣与武汉十二锣
——致谭盾

你驾驭一只巨大的和平鸽
在云里雾里穿行
你用一根粗壮的木棰
敲击那口诞生于西周的古老编钟

在剧场,你把无比安静的气氛
进一步放大
你挥动一根指挥棒
向冠状病毒和死神宣战

响了
你一个手势的起落令我记起一句古语
少一弦亦歌,少一锣无乐

铜锣的声音低沉洪亮
轻锤空灵绵长,重击响而震撼
于是,自1791年起
大锣就被戈塞克*请进了西方交响乐

它演绎贝多芬、马勒等大师的作品
从柏林爱乐到纽约爱乐
再从荷兰皇家剧院到费城交响乐团
处处都有武汉大锣的风采

日有十二个时辰
年有十二个月份
在生命的轮回里有十二个生肖
于是,谭盾有了《武汉十二锣》

那个高吭的女高音
把我诱回到遥远的春秋时代
老子的《道德经》
于耳廓萦绕

天长地久,万物和兮
天地与我,大焉为一
这不是单单的四句经文,而是万变不离其宗的哲学
是你献给世界人民的四颗珍珠

(注:戈塞克法国作曲家)

六月里的心事不肯出门

鸽子的哨声落在渡口

沿着鸽哨寻去,却不见鸽子和渡船
水从哪里来
又往哪里流

夜。星星没有睁开眼
我依然作梦
擦亮一根根火柴
渴望的花,开在指间的香烟上

昨天的那片云,不想走进六月
却又无奈五月的流逝
落在地上的绿叶
窥探五月和六月的对视

清晨的浓雾囚禁了初夏的朝阳
阳光撇下蔷薇花和蜜桃子去了
空旷的山谷起了风,像刀在砍伐
蔷薇的刺扎在桃子的唇上。泪水里流着血

又一个暗夜挂在落地窗上
沉重离我就这么近
六月里的心事不肯出门
我把头埋进屈原的《九歌 • 国殇》

 
三  月

三月
对岸正是细雨朦胧的季候
我这里的微风却像干柴燎原
每天清晨来廊檐下问安的小鸟
迁徙了
我怀里那丝暖暖的温柔也别了

隔着远洋,我听得见对岸的小雨,滴滴答答
我看见被小雨叩响心扉的桃花,触动了
将片片粉红洒落在阿晴姑娘那把用来遮阳的伞上

海在呼啸,蓝天却很安静
静静的
听得见小鸟在做清晨的祈祷

一张开满桃花的遮阳伞,一只爱唱歌的小鸟
淡淡的粉红伴着轻柔的歌声,在白马的背上
飘,娇颠颠地飘

我把双手伸向三月
就要触到她的脸庞时,我的心叫停了
这是我和三月最近的距离

叙事 • 二

依旧是那颗心,那颗
老井一样的心,很深
心底已经没有清泉荡漾
掏不出故事的井口,没入了海洋
星星,搅动了海
浪,啃噬着横刀立马的礁石
聆听抛弃吟唱。朝朝暮暮
只为打磨一个个圆滑的梦想

依旧是那间房,那间
血色染红墙壁的老房,很空
房子已经重新装璜
不肯熄灭灯火的小窗,挽留了一缕秋日的悲怆
在屋里栽上一盆水仙,静静等待
等待来得越来越早的冬日傍晚将黑夜点亮
在最冷的季节里,水仙花开了
那是最早的春光

在都市的上空,拨开流云
为心塑就一畦春柔 
让透明的记忆缝合无产致伤的处女膜
再把初夜送上拍卖会,换一锤
振聋发聩的觉醒
六十个春夏秋冬
季节为青松染白了多少次华发
云间的那条天街,就有多少回容颜焕发

人头攒动,车水马龙
稻子黄了,高粱红了
嘴角上站起来的微笑
挡住了眼泪
天也高,云也淡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