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蝶的秘密 / 吴晓冰(美国)

作者简介:

吴晓冰,笔名夏雨雪,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毕业,曾经从事国际贸易、股票、房地产、互联网等行业,曾任美国迪斯尼中国网站总负责人,中国亚联游戏总裁。现任美国世嘉中国艺术品公司总裁、世嘉东方古美术馆董事长。多年来笔耕不辍,坚持散文与诗歌创作,作品散见于各大中文报端,2016年出版长篇小说《白鹤山庄》。曾任北美圣谷华文作家协会荣誉会长,现为美国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永久会员。

帝王蝶的秘密

电话铃响起,是紫嫣,她兴奋的声音从电话的那头传了过来:“快来看看啊!”
“发生了什么事?”电话这头的陈蓦然从时差的昏睡中醒来,“蝴蝶,来看蝴蝶!”“什么蝴蝶?”“就是我在网上和你说过很多次的帝王蝶啊!你快过来吧!”“啊?现在?那我先请酒店这边叫辆出租吧?”“不用啦!美国这里打车不像国内那么方便,你30分钟以后在酒店门口等吧,我的朋友去接你啦!”
紫嫣的家坐落在洛杉矶近郊一个叫做亚凯迪雅的小城,城市的植被丰富,道路两旁不仅可以看到高大的枫树、雪松,还有加州倍受保护的橡树,以及开着粉色或紫色的苦楝树。林荫处处,花草茂盛,整个城市像是一个大花园。举目北望,层叠的山峦延伸了这座山脚下城市花园的景深,云雾之中,似五色水墨晕染了远山和近坡,分明是一幅山水画啊!
蓦然发现自己已经在紫嫣家门前发呆良久了。这时候他身后的那扇大门为他打开,门后闪出一张热情和兴奋的脸庞,是紫嫣,多年不见了,她怎么都没有变?示意蓦然跟她一起上二楼,蓦然在楼梯口犹豫了起来,他刚想要说什么,紫嫣却催促着说:“快到书房来。” 书房?蓦然随紫嫣来到二楼,她径自朝一个房间走去,“这是我的卧室。”“卧室?那我就不进去了”“不成啊!我的卧室是我书房的必经之路。”“啊?”这个疯丫头!蓦然随着紫嫣朝里面走去,可是紫嫣并没有在卧房驻足,她继续朝里面的浴室走去,边走边说,“快来啊!” 蓦然又犹豫了,紫嫣到底搞什么名堂?浴室? 没有道理把浴室当书房啊!他狐疑地挪着步子向前去,这才发现,紫嫣并没有在浴室里,她的声音从另一个地方传来,原来浴室里还暗藏着一个密室!“请进!这是我的书房。”

一个大大超出想象的画面出现在蓦然的眼前,这是个隐蔽的空间,房间不小,两面墙是摆满书的书架,一面墙上是个展示橱窗,里面摆着大大小小的蝴蝶标本。橱窗前摆着一张书桌,用一张白桌布遮盖着,这里一切都摆放得整整齐齐一尘不染,一缕阳光从天窗照入,散发着奇异的色彩,时间在这一刻神秘地凝固了。
“蝴蝶呢?”蓦然四处张望着问道。
紫嫣咯咯笑着,一把掀开桌子上的白布,一个没有完工的蝴蝶风筝跃入眼帘,蓦然一下子愣在那里,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不解地说,“就是这个?你就是让我来看这个的?”
“我不是让来看,而是让你来帮我做,呵呵……”
“那岂不是更过分了,你把我骗来做风筝啊?”
“当然也会让你看看我的蝴蝶啦!”紫嫣调皮地对蓦然挤挤眼睛说道。
“这么多年了,一点也没有变,还是喜欢欺负我啊!”
“呵呵,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喜欢被我欺负啊!好啦好啦,我让你看……”紫嫣牵起蓦然的手,把他拉到那排橱窗前面。

“就是这些标本吧?”蓦然凑到橱窗前面,兴奋地向里面张望。
“不是那些,是这个。”紫嫣又咯咯的一笑,像变戏法一样,把手在蓦然眼前一晃,一个精美的盒子摆在了他面前,蓦然接过来小心翼翼地打开,只见里面有一只金黄色的大蝴蝶,镶着黑白两色的边。
“这就是帝王蝶?果然有帝王气,好漂亮啊!你怎么逮到的?”
“刚刚在我卧室的壁炉里发现的,它一定是从大烟囱里飞进来的。刚才还有气,现在已经不动了。多么美丽而短暂的生命啊!”紫嫣伤感地说道。
“记得你说过,它们每年秋天都要飞去哪里过冬的。”
“从加州飞到蝴蝶谷。”
“蝴蝶谷?金庸小说里的那个蝴蝶谷?”
“不是啦。”
“海南亚龙湾的蝴蝶谷?”
“也不是啦!是墨西哥的蝴蝶谷。”
“那也是一段很遥远的旅程啊!”
“是啊,要飞五千多公里呢!它们只有9个月的寿命,5个月都用在了旅途上,而且是一个单程的旅途。”
“那么说,一只蝶不可能完成一来一回的旅程啰?” 蓦然沉思了片刻说,
“正是。它们必须要经历两代的生和死才能完成一个来回,第一代从家乡飞出来,在路途上产子,第二代变成了蛹化成了蝶,再飞回家乡去。”
“然后呢?”
“然后呆不了多久又再次出发,年复一年,生生不息。”
“太神奇了!”
“你能想象吗,它们飞回蝴蝶谷后,一定会停留在前辈曾经停留过的同一棵树上呢!”
“那就奇怪了!飞来的蝴蝶和再飞回去的蝴蝶根本就是两代蝴蝶,不像候鸟会靠头鸟带领,它们靠着什么来导航呢?”
“对啊!太不可思议了!”

蓦然顿时对这些小小的蝶儿肃然起敬。谁能想象这么一个弱小的生命,竟然背负了那么伟大的使命,究竟是什么信念和力量在支撑着它们呢?
紫嫣好像洞悉了蓦然的思绪,又对他解释说,这些美丽的小生命必须要经历一个极其痛苦的羽化,幼小的蝶蛹在冲破蚕茧的时候,身体要受到痛苦的挤压,把营养挤压到翅膀末端,才能让翅膀充血,也才能展翅飞翔,而那些做不到的,生命就会立刻完结。
蓦然听了,半饷没有说话,他已经被眼前的这一切震撼,生命的痛苦,美丽的痛苦,一切的痛苦,难道可以隔绝心中的爱和梦想吗?!难道可以阻挡对自由的想往吗?!不能!连弱小的帝王蝶都能领悟,何况我们!
太阳出来了,风也变得柔和了。 紫嫣家后院宽大的草坪对放风筝来说再合适不过了。和风吹动着紫嫣秀美的长发,阳光洒在她欢乐的脸庞上,蓦然心头一震,眼前的这个紫嫣一点也没有变,她洗尽铅华,洗尽了该洗尽的,依然是年少时的她。
紫嫣放风筝的动作轻快娴熟富于节奏,在风筝线的一松一紧之间,像是在跳着韵律舞,她的衣裙随风飘动,又像是一只翩翩飞起的彩蝶。
“你不会像蝴蝶一样又飞了吧?”蓦然禁不住说道。
“我真的想过要和它一起飞啊。”
“一起飞?那是你的蝴蝶梦吧?”
“这可不是梦啊,听过人蝶齐飞吗?”
“我只听过落霞与孤鹜齐飞,或者是老道驾鹤西去,和蝴蝶齐飞?还真的没听过啊。”
“啊?!人蝶齐飞?太不可思议了!你的梦很有意境啊!”
“可这可不是我的梦,是真的!”
紫嫣马上拉着蓦然上网查找有关帝王蝶的资料,果然如紫嫣所说得那样,真的查到了那个叫弗兰多的飞行员,网上有张他和滑翔机的照片,那架飞机被装饰得像只大帝王蝶,他的笑容格外灿烂。他要从加拿大魁克北地区出发穿过美国的森林和平原,最终飞到墨西部中部的米却肯州著名的蝴蝶谷,他预计要和帝王蝶一起飞行75天,在这段路程中,还将有一名摄影师随同他一起飞行,并记录便解开帝王蝶迁徙的秘密。
帝王蝶迁徙的秘密就要被揭开了,紫嫣的秘密呢?蓦然默默地等待着那一天。

在那天之后的某一个睡梦里,他吟出了了这样的诗句:

我抖动羽翼
用我的眼睛为你歌唱
唱出猝然逝去的
悲欢和
静心思想的
惆怅
 
请和我一道
低低地
在花丛中
舞起翅膀
哪怕月夜让这世界
变得那么
那么的悲凉
用我的身体把你
温暖
在羽化的季节
忘却所有的痛苦
和那
总会过去的悲伤
再次舞起
舞起
那几近干枯的翅膀

责任编辑:伊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