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林丝兰 / 任新蓉 (美国)

作者简介

任新蓉,曾在中国从事国家公务员、编辑、集团公司秘书等职务。现为美国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会员,美国CHS International Research 健康食品公司执行董事,GuGu All Fashion LTD总裁 ,美国俏佳人艺术团团长,多个大型活动策划人。

崇林丝兰

在拉古纳山庄,住了多年,最近迷上了登山。

去年伊始,新冠病毒猖獗,橙县政府一纸命令,将所有的运动场所,都关闭了。还好,我的美国邻居“琼”,拉我去爬山,几个月下来才知道,我居住在“登山圣地”。

说它是登山圣地,名副其实!拉古纳山庄,临海靠山,东面有著名的皮特峡谷,和水晶湾峡谷;西面有柳树集结峡谷、船峡谷 ;南边有艾利索山,和伍德峡谷;北面有黑星峡谷,怀廷牧场峡谷。而这些著名的” 圣地” ,离我只有十迈左右的距离,可以说,就在家门口。
拉古纳山庄,靠近太平洋西海岸,是半干燥型的,地中海气候。这里,沙漠气候,和海洋气候结伴:早晚凉,中午热,晚上盖棉被,中午穿短衣。全年的降水,集中在春季下的几场雨。夏天,天天万里无云、阳光灿烂。在干燥,和灼热的峡谷中行走,每15分钟就要喝一口水;但是,再炽热的峡谷,都有微风吹过;这里,绿色的植物很难生长,枯草,和烧焦的树随处可见。暖褐、黛棕、喷灰永远是加州的基色!而那些绿色!永远,都是那些能够抗干旱、顶灼热、御严寒,千锤百炼的沙漠植物。

走在峡谷里,我脑海里浮现的是那——山火烧红的半壁天空;那漂浮在空中,和漂落在院子里的灰烬。山火,几个月前,横扫了怀廷牧场峡谷,如今开放后,难能可见,火后的重生。鼠尾草灌木丛,查帕拉尔群落的桂叶漆树(laurel sumac)、栎树,这些生命力顽强的植物 —— 活着!使我产生了崇敬之心。特别是有这样一种植物,它总是高高地、挺拔地、屹立在,野火烧过的废墟中;醒目地,突起在山谷的,悬崖边、山锋上、路径旁;站成一个独立的自己。它,不断地向大火,向高山,宣示着沙漠植物渡过灾难的重生。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image-12.png

每当我举目远眺,驻足回渺,最先映入眼帘的,永远都是它。它就像头戴美丽花冠的——电线杆,突出于,崇山峻岭之中。它,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崇林丝兰。

崇林丝兰——有姑娘的美丽,和小伙的伟岸。在它绿剑似的,叶子中间,一根醒目的,两三米高的茎杆,顶着一串串倒挂的,洁白花序;象征着它,坚贞不屈、百折不饶!烤干了、烧焦了,地下的根,会立即破土而出,长成,更茁壮的自己,产生更多的——白藜芦醇,它是崇山峻岭中,永远醒目的,一代天骄。

我登山的领队罗克西,曾经就职于美国国家公园,她金发碧眼,体重超过二百磅,是一个骨头收藏家。第一次,看到她从地上捡起鸟的尸体,掰开脏兮兮的鸟毛,将一个小鸟尖利的牙齿装到口袋里时,我惊讶极了, “别摸 !“我惊呼!我想:不是各种告示不让触摸动物的尸体吗?她却笑话我大惊小怪!后来,我看到她依然如此,发现小动物的尸体,在里面寻找她需要的骨头。我们一行人,除了我继续 “你要洗手” “别摸!” 地大呼小叫以外,其他的人,都是驻足围观!罗克西,对各种动物,都有极大兴趣:山狮、土狼、鹿、蛇、蜥蜴、甲壳虫……,比起触摸死去的动物尸体,更离谱的是,她会去触摸活的蜥蜴、活蛇的背部;把活甲壳虫,捧到手里,去接近鹿群、臭鼬、松鼠、野兔等。在卡斯珀斯荒野公园,和怀廷牧场荒野峡谷门口,都有清楚的告示:“你正在进入山狮的领地” ,每当看见山狮和蛇的印迹,我会紧张,而罗克西却说:“ come-on Baby,Where are you?”(来呀,宝贝,你们在哪里?)。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image-13.png

罗克西的男朋友马克,和罗克西是天生的一对,马克的身体体重更重,这两个体重如此超标的家伙,居然,永远走在我的前面,不给力、不喘吁!当我感到举步艰难的时候,马克还挑着,在草丛中发现的蛇皮,来来回回地,秀给大家看。

登山队中,有一对让人过目不忘的夫妇:米莉莎和麦迪。米莉莎,比丈夫高出一头。麦迪说:米莉莎前年车祸后, 刚刚回复登山;他自己也是刚刚换过膝盖。换过的artificial的膝盖比人的膝盖好用的多。他说:“在医院工作,常看见坐轮椅的人,我不想,老了坐轮椅“。麦迪钟爱植物,对山上各种植物的名称,有问必答。单说,他告诉我的野生植物——芥末(mustard),是拉古纳野生公园水晶湾峡谷的最大特色。 亮丽的古朴色的芥末(mustard),在路茎两边,在整个山峦,每年都会,生出绿蓬蓬的新生代,开出黄灿灿的花!那!往年的芥末,会在他们背后,站成一道古朴遒劲的——枯草黄,恒古不二地,映衬着新生代的辉煌。麦迪常常搀扶着米莉莎,走在最后,我多次站在高处,回望米莉莎举步艰难地,和丈夫,在山谷中,乎隐乎现地跋涉,担心她完不成登山,可我每次,都在终点等到了他们。

记得,我初次登山时,山爬到一半,气就不够用了,正准备打道回府时,吉尔主动过来,帮我背背包;当我得知她前两年,曾做个乳腺癌化疗时,我前行的动力,增加了。吉尔的脖子上,永远围各色漂亮的小丝巾,使我一直琢磨她的脖子,到底长什么样子。吉尔有一个习惯,就是近距离,拍摄身边的花花草草。她告诉我,有一种土狼吃的,带刺的椭圆果实,叫”野黄瓜“,人不能吃;告诉我,千万不要碰毒漆树(poison oak),碰上会让人的皮肤,瘙痒红肿。实话说!记英文人名,和地名是我的短板,听过后,立即就会忘,同一个名字,我会反反复复得问吉尔;吉尔,也会不厌其烦地回答。我从心底,感谢吉尔的耐心;并向吉尔表达我的感激之情:” Thanks for your patience with me!“(谢谢你对我的耐心)“ No Thanks!I like talking with you, it is good for my brain”(不用谢,我喜欢和你聊天,这对我的大脑有好处), 她这样说。

约翰说: 上次,风把毒漆树叶子吹起,碰到他的皮肤,皮肤红肿了一个星期。约翰,身上总是带着各种鸟的说明小册子。他可以分辨各种鸟的叫声,也可以和一种叫跑路者(road runner)的鸟对话,他用双手捂着嘴巴,发出对鸟招呼声,果然!山谷中,传来回响;他叫一声,它应一声,有趣极了。在登山时,我发现约翰,还有一个习惯,就是把路上,前面登山者,不小心遗落的“垃圾”捡起来,装在一个他提前准备的塑料袋中,放回他的背囊,他说:“回去扔到垃圾桶里!”。观察中发现,这是多个男士的,一个习惯。我说了?所到之处为什么总是那么干净!

我总觉得,罗克西、马克、米莉莎、麦迪、吉尔、约翰,他们这些顽强的登山者,与屹立在,野火烧过峡谷中的——崇林斯兰,有同样一种精神:坚韧、勇敢、顽强!橙县的运动场,相继开放了。宋·苏辙 曰:“义气外强,道心内全,百折不摧,如有待然”。我知道,两者:登山者和崇林丝兰!永远生根在峡谷山锋之间!同是花开不败的白藜芦醇!
空山幽谷,十里崎岖寻远。乌云过后,在山谷中行走,一挥手,草丛中会惊起一泓飞鸟,忽啦啦——跃入蓝天。我抬头仰望:天空,湛蓝湛蓝的,一丝丝云彩都没有。我说:今天的天气真好呀!

美洲文化之声简介

《美洲文化之声》国际传媒网(Sound of USA)成立于2016年,是美国政府批准的综合网络平台,主要从事华语文学作品的交流推广。目前已与Google、百度、Youku、Youtube 等搜索引擎联网,凡在这里发表的作品均可同时在以上网站搜索阅读。我们致力于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同时提倡文学创作的思想性和唯美主义风格,为世界各地的华语文学作品交流尽一份微博之力。同时,美洲文化之声俱乐部也正式成立,俱乐部团结了众多的海内外知名诗人、作家和评论家,正在形成华语世界高端文学沙龙。不分国籍和地区、不分流派,相互交流学习,共同为华语文学的发展效力。“传播中华优秀文化、倾听世界美好声音”,这是我们美好的追求和不可推卸的责任。

总编:韩舸友,副总编:李学、冷观,本期编辑:李学、冷观、Yimeng

图片来源于作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