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光德诗选/(中国)

作者简介:

吴光德,中国唯美诗歌原创联盟副理事长,中国互联网联盟签约作家,《中华文学》杂志社签约作家,江山文学网签约作家。曾先后担任中华文学编委,江山文学网总编助理兼夜校校长,《山西青少年日记》编辑,现为《作家新视野》创办者,主编。著有长篇武侠小说《雁门刀客》长篇小说《让我们忍住眼泪》等。

刀客系列

梦里刀客

一骑,绝尘
留下马背上飞扬的发
把思念,拉长

这风,好大
这天空,收紧辽阔
在一隅落脚的地方
以一树斑驳的姿态
守望
打马而归

你说,等我
于是,我以禅定的姿态
数几次叶落
和每一场舂暖花开

或许,刀客已远去
连同那一匹马
和飞扬的长发
都隐于江湖

但那沽酒还在
刀,也在
刀背的光芒亦在

有这个
一树桃花凋零
就有一树梨花泛白
就有,一树的
等待

马蹄声响起
滚滚的尘土卷起

那一头飞扬的黑发
把入禅的心
扯起

说好的,会回来
即使是带着一身的伤
和一路的热血

酒再一次加热
刀光,再一次闪亮
一树的桃花
便红了满园

刀客•江湖

一切刚刚好
就如阳光刚刚穿过云层
风刚刚拐过山岗
而我刚刚站在路口等你
就看到了一匹马,和马背上飞扬的长发

能否,借你的马和你的背
在天涯的路上
入睡

风一吹
一树的桃花便红了三月
而你刚好,带着刀
打马而过

为什么不停下来
让春意渐浓的芳香
渲染你刀刃的锋芒

远方的路上
不是属于
一个人的江湖

是谁
非要把江湖
用血渲染

是谁
把刀客的孤独拉长

一朵花的芬芳
让扬起的刀
和落下的蹄印
有了归家的渴望

当牵挂在一块石头上
长出辛福的时候
是不是也应该
算做江湖

(图片来自网络)

关于刀

在磨刀石上,不停地游走
刀锋闪亮,握刀的手握着岁月沧桑

一刀下去,可以砍去头颅,砍去所有的恩怨
砍去愤怒的海涛和落泪的风情

刀锋很快,快到把时光一劈两半
一半,留给过往的风
一半,留给未来的雨
在时光碎裂的中间
刀客的孤独
被月光拉长

月光与月光下的刀客

这一弯新月,如钩
如刀客手中雪亮的弯刀
闪着月牙般的锋芒
刀客的影子,走过暗夜的黑
走过女人啜泣的窗前
在月光下,刀客的手在抖

停下来,应该停下来
就着弯月的光,就着女人的哭声
回身一刀劈下,劈一场石破天惊的爱情

用血染红的花
扎一束娇艳
洒一条玫瑰满园的路
通向故里
今夜,月光将照着刀客上路

回家的路到底有多长

该不该回去,多少年没有看到老屋的炊烟
没有听到大黄狗洪亮的吼声
刀客的路已经走的很远
远到在每一次梦里都陌生了故乡
陌生了在桃树下送他的女人

如果一步可以跨越这时光
一刀可以切开这归期
一声吼可以唤醒储存的记忆
刀锋上滴落的血迹
将把故土燃烧

试着朝往故土的方向迈步
每一步,如赴一场约定
如刀客手中雪亮的刀,扬起、落下

这条回家的路到底多远
从刀身到刀尖
有半生光阴潋滟

把刀放下

来!
把刀放下,踏入江湖的脚
停下来。与风花雪月,谈一场恋爱

你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就会在坚硬的石头上,劈出几朵名曰相思的花

刀光很亮,划破江湖的黑
一滴英雄泪,为谁,醉了半生沧桑

今夜只谈桃花

今夜
不谈恩怨,不谈刀锋上的血
只谈酒,谈桃花,谈比桃花更艳的女人
谈英雄迟暮。谈一世悲情后那一场擦肩而过的邂逅

谈一块石头,对着风倾诉孤独

十里桃花只为情

你说,江湖无路
你只在刀尖上独舞
风中燃烧的血,带着冷意
带着一往无前的狂傲
走近女人的温柔。走进一夜风流

为什么要走
酒已尽,桃花十里站立桃花般的女人

不为相送,只为那年那月那一夜
有个人,提着刀,闯入桃花林
闯入一场两个人的江湖纷争

江湖情

把刀放下吧,这个江湖,已经没有英雄
只有十里桃树下翘首企盼的女人

天涯的路上,刀锋里劈出的,是思念绵长
是一声呼唤,一声长叹
是刀背上越来越厚重的锈迹斑斑

(图片来自网络)

再写刀客

1、

刀是好刀
是屯子里有名的铁匠王二麻子
蘸着小寡妇的眼泪
用三月的文火打制而成

刀锋很快
一刀下去
可以砍出上下三千年的故事

带着这把刀,跨一匹马
从屯子的东边出发
在日落之前,了断一场恩怨
对,必须在日落之前
不然月光的影子
会把门楣虚掩的思念拉长

2、

刀光很亮
亮过太阳的光芒
有一束光穿过桃林,穿过桃林深处女人的心
很疼

除了刀光,还有一把剑的余晖
和刀光一起刺中女人的心房
一场三月的雨,落在桃林
落在每一朵桃花上
落在扬起的剑和劈下的刀上

一声叹息
在天涯,在咫尺
在风过山岗的石头上
伴着落地的断剑
撞出声响

3

此刻必须有酒
酒要烈酒,碗要大碗
要仰起脖一口气
连同风,连同天上的太阳
连同桃林深处女人的叹息
喝下去

月光还是来了
清冷的余晖落在断剑上
落在刀客的脸上
也落在断剑者失落的脚步里

酒已干,刀光亦暗淡
断剑者的背影越走越远
刀客,还有他的马
踏着月色
走向夜的深处

韩舸友摄影

关于 “吴光德诗选/(中国)” 的 1 个意见

  1. 感谢韩主编如此大版面的用稿推送,诚惶诚恐,在此远隔万里遥祝问好,辛苦了。

吴光德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