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长篇小说推介专刊(美国)美国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

美国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简介:

具有超过30年历史的美国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是由一批北美洛杉矶及周边地区的华文作家自愿组成的民间文学社团,以增进当地及全美乃至全球华文作家的联系和友谊,交流写作经验,研讨中国文学和英美文学,提升创作水平,弘扬中华文化,繁荣华文文学为宗旨。目前,协会办有每年一期的《洛城作家》会刊,以及每月在洛杉矶地区发行的《中国日报》和《台湾时报》上登载《洛城文苑》、《洛城小说》和《洛城诗刊》三个文学专版。2021年2月,协会与美洲文化之声(美国)、作家新视野文学月刊(中国)合作,正式发行文学专刊,将会员作品推广致世界各地。

《红墙与故宫》— 文/施玮

施玮,诗人、作家、画家、学者。祖籍中国苏州。曾在北京鲁迅文学院、复旦大学中文系学习。1996年底移居美国,先后获硕士、博士学位。国际灵性文学艺术中心主席,灵性文艺出版社社长。八十年代开始在《人民文学》、《诗刊》、《人民日报》、《中国作家》等海内外报刊发表诗歌小说、随笔评论五百多万字。作品入选多部选集,获华文著述奖小说第一名、美国雅歌文艺奖文学第一名等文学奖项。出版作品十九部,其中有长篇小说《世家美眷》《放逐伊甸》《红墙白玉兰》《叛教者》《故国宫卷》,中短篇小说集《日食-风动》和非虚构传记《献祭者》。在美国中国举办多次灵性艺术诗画展,画作多次发表并被收藏。主编《胡适文集》、《灵性文学》等丛书。与音乐家合作交响诗、歌剧等并在美国巡演。在美、中国及欧洲讲学,倡导并推动“灵性文学艺术”创作。

《红墙白玉兰》讲述了一段情缘,五个男女;大洋两岸,生死之间。旅居美国的华裔女作家、心理辅导师秦小小即将回到阔别多年的祖国,在洛杉矶机场她遇到了一个最不想见的女人李紫烟,李紫烟说出了多年前的秘密,这个秘密打开了一道命运之门。孤儿杨修平与养父母的女儿,有孕遭弃的紫烟领了结婚证,说好为期一年。一个月后在大学沙龙中遇见才女秦小小,相爱却误会重重。李紫烟、王瑛、外国留学生约翰(柳如海)等,各自为了爱,卷入一段错乱的感情与命运的旋涡,并一砖一砖地筑成了一段阻隔的高墙。分离十五年后,四十不惑的杨修平和秦小小终于相见,却已经各自有了家庭。他们在一夜相拥后彼此逃开,远隔太平洋,忍受着心灵与肉体的感应和道德的自责。病魔打破了秦小小的自控,她渴望在失明前再看一眼他,再一次飞回中国。而婚姻中平日似乎沉静无觉的爱,却也在此时各自绚丽绽放……

《红墙白玉兰》2007年发表于《长篇小说》杂志,2008年由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2009年获华人著述奖小说第一名。2019年8月由复旦大学出版社再版。杂志社主编蒋建伟曾说:“一如舒缓的潮水,《红墙白玉兰》为我们解读了一个中年海外女人的情感密码,灵魂与爱的时间简史。在渐渐进入的广阔视野中,“小小”们身边的那些男人同样如潮水般隐退,爱情老了,她还会在暗夜中等候另一段开始吗?”

张鹤教授说:“不可否认,彼此相爱最深的人,往往也会成为彼此伤害最深的人。这种爱恨交织的情感,就是相恋者渴望拥有对方,却因种种原因不可得而造成的。只有当彼此放下自己,更看重对方的存在和需要时,才会迸发出全然无己的挚爱之情。施玮的小说《红墙白玉兰》写的就是这样一个故事。”

同是海外作家的虔谦感叹道:“施玮既是小说家,又是诗人和哲思者。《红墙白玉兰》既有着小说的语言,又充满了诗般的意象和思想的纵深。全书处处是思索和感悟的珠玑,它情景交织,连对物的描写都丝丝入扣。《红墙白玉兰》不是情节剧,主人公们心灵的搏杀,构成了小说的高潮迭起。那些珠玑,那细腻和高潮,让读者应接不暇甚至喘不过气。作为女作家,施玮既有着细致和敏捷的感性,使她描写起小小、紫烟、王瑛等女人形象得心应手;又有着磅礴的思维力度和深度,为这部小说奠定了坚实的理性根基。”

2018年9月《作家》刊登了施玮最新的长篇小说《故国宫卷》,其单行本于2019年8月底由花城出版社出版。小说以故宫国宝一首诗一幅画,串连晚唐、南唐、民国、当代四个时代的四个爱情截面,描述了不同时代知识分子对仕途与爱情的选择,传递家国情怀,并以文字展示出中国文化艺术的韵味与辉煌。中美混血儿IT男孩宋天一来到北京故宫博物院信息科工作,认识了台湾来的舞蹈演员张好好,修文物的北京女孩李瓶儿,和她的发小,开游戏公司的王晓虎。故宫的两幅古代宫卷,晚唐书法《张好好诗》和南唐画卷《韩熙载夜宴图》,吸引着他们为了不同的追求与逃避走进宫卷背后的故事里去。经历晚唐、南唐和民国的爱情,寻找自己的爱情。小说以现代的穿越结构,展现了中国古典诗、书、画、音乐、舞蹈、戏剧的美妙;以四个朝代中人物的命运,来呈现并反思个人及文化对“好”的追求。

世界华文文学学会副会长刘俊教授在序中说:“在施玮的这部新作《故国宫卷》中,毫不意外地也带有施玮‘跨界’式‘突破’的尝试。借助发生在不同时空的爱情故事,昭示出一种穿越时空具有永恒意味的‘定律’——爱是不可理喻的!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共同热爱,使他们在‘故国’相遇,又一起参与/进入到‘宫卷’之中。”

世界华文文学学会副会长方忠教授说:“《故国宫卷》中虚虚实实、纵横交织着数条线索。与以往的穿越类小说相比,《故国宫卷》在穿越的处理和运用上呈现出鲜明的特色。首先,作者将历史与现实相互贯通,形成了一个多重穿越、紧密和谐的艺术整体。其次,在描写历史人物时,作者充分发挥想象力和创造力,将历史叙述与虚构描写有机结合。杜牧、韩熙载、张伯驹等都是历史人物,在描写这些人物时,作者没有僵化这些人物,而是紧紧抓住人物的性格,纪实与纪虚相结合,人物形象生动传神又富有深度。再其次,在表现人物关系时,《故国宫卷》高度重视人物关系的整一性和开放性。正是有了以上叙事特点,《故国宫卷》成为一部好读又耐读的文学作品。”

评论家江少川教授说:“施玮以丰富的想象力,以诗歌书法与绘画史料为依托,复活了晚唐与南唐历史岁月中两个人物及命运多舛的人生。小说中穿插诗歌、名画、音乐、戏剧、书法于小说情节之中,同时古今人物的相互感应与穿越,形成多种文学艺术样式的互文狂欢,极大地丰富了小说的艺术表现力。”

2021年3月17日

画家-写手 — 刘晋平

我是在2000年10月23号下午啊,六点多钟吃完了牛肉面,我突然感觉到很恶心,然后就马上跑到厕所去吐了,吐了一身,接着我就准备长洗澡,就把水放好以后往浴缸了一坐突然感觉到心跳加速,天旋地转,我觉得一阵阵的不好赶紧站起来擦了把身上,穿上衣服跌跌撞撞的就从洗手间走到了前厅,这时我的两条腿,已经不听使唤了,我当时大脑还很清楚,立刻意识到这大概是中风了!然后我就马上叫我的儿子跟他说,我可能中风了,你马上打911!
救护车很快就来了,把我送到了ElMonte医院的急诊室.护士接接待我以后,把我扶到一张床上躺下,接着首先第一件事就问我,你有没有保险医疗保险卡,我儿子说有,没有带在身上,这时护士说那你马上回家去拿,儿子走后,护士忙把我鳊的床,挪到了走廊里等待着,意思是如果你没有保险,我们就另行处置了,如果你有保险,我们再接着治吧。
儿子回来了,保险卡也拿来了,我又被推回了急诊室内,之后,又是做CT扫描,抽血、检查眼睛、拉来拉去,护士问我,有没有家庭医生,我说没有,于是他们便给我请了了一个女医生是个印度人,马上给我做一些处置,可是CT扫描半天什么也没发现,也不知道到底是哪出血、哪中风了,这吋让我摸了摸他的手,我两只手都摸了,还都有劲儿,这说明我的手手还可以用。

当天晚上我住进了病房,而且就是一般的病房一人一个房间,他只能给我输液,因为查不出什么结果,到底是哪儿出血但不知道,所以说只能输输液吧,那输液到底是什么?是扩张血管儿呢,还是收缩血管儿都不知道。
当天晚上我住进了病房,而且就是一般的病房一人一个房间,他只能给我输液,因为查不出什么结果,到底是哪儿出血但不知道,所以说只能输输液吧,那输液到底是什么?是扩张血管儿呢,还是收缩血管儿都不知道。
到了第三天,我的心跳已经降到了90下,后来就把我转到了St. Gabriel Hospital
这个医院最好的一点,就是因为有中国的护士,我们之间可以进行沟通,因为我的英语不是很好,有一个姓林的女护士是从中国大陆来的山东人,她问了一下我的情况,我就跟她说因为我还能说话,我跟她说了,我来医院三天了,没有查出来到底是哪儿出血,护士一听觉得很纳闷,问我的医生是谁,我说是一个印度的女医生。就像他就明白了。她说看来你们的沟通有问题。
又问我你就现在没有认识中国的医生吗?
我说有一个认识的,它叫什么?
叫Dr Wang。
林护士查到王医生的电话,他就打电话给王打去电话,doctoWang接到以后,又让我接了一下电话,
说你认可是Dr Wang来给你看病吗?
我说任可
这样Dr. Wong马上就来了。他取代了那个印度的女医生。
王医生来了以后,他查阅了一下我的病历,没有出血点,他很怀疑,他最后给我找了一个美国白人的医生,核磁共振扫描再次给我进行了检查。
核磁共振这一扫描问题马上就出来了,结果是在我的脑干部分,有一点微小的出血点,它的血管的破裂了,挤压了脑神经,因此我的左手和左脚的就不能动了,这样问题就全部明白了。

病源找到了,后来王医生又给我介绍了一个脑神经外科的大夫,他是台湾人,但是会说中国话,他先给我摸摸手,又用那个一个钢笔刮了刮我的脚心儿手心儿,问我有没有感觉,我说有然后他说,
好好休息吧。
之后他就走了,再后来他就跟王医生说,他说这个手术可能是有些迟了,如果说是当时出现情况马上进行手术,止住脑干出血点,清除脑干流出对淤血使之不会压挤脑神经其他部分。可能会有帮助的。
后来林护士跟我说。这样就是那个印度女医生给你耽误了,因为他没有发现这个出血点在哪儿,所以说那个最宝贵的时间他给耽误了,你可以告诉他,我是告她又有什么用,反正我已经半身不遂了,这样告下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解决问题呢?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一个月以后我就回到了家里,因为我半身不遂啦,我就觉得非常的痛苦,走路干什么就拿着一根棍子,而且刚刚大病初愈,走起路来很蹒跚,心情也非常的低落,不知道,今后会怎样,那时候我开的公司手绘T恤儿也全部都停了,什么都不能干,就剩了右手和右脚还能动。
每天早上除了走路锻炼就是坐在沙发上看我,那些无聊的电视,一天到晚昏昏然,虽然说我的妻子可能帮我做了很多事,可是我心情还是依然非常的苦闷,我这不是成了一个废人吗?有一天我在电视上翻来翻去的看着那些人的走动,突然发现有些网站在刊载一些小说的故事我顿时,心情一振!

心想这些人他们能写我也能写呀,我上大学时有共同课也学过文学创作,虽然我是学画画的。但上高中时也写过作文,知道写小说是怎么回事儿,然后我就认真的看电脑上那些写生们是如何写作的,发现他们写了小说有故事有回忆,光怪陆离无奇不有,自由创作自由写作,只要不牵扯到,政治什么都可以写,就这样,一下子就激发起我的创作灵感!我也写,写我的经历,回忆我的故事,以后都可以每天的网上登载,就这样我就给我自己增强工信心,不需要任何出版,只要每天写一些发在网络上,让世人都可以看见岂不是更好。心想,我也可以写,我有一只手右手,我不会打字,但是我可以买一个手写板儿啊,我可以用用写作的方法来回忆我过去的30几年的生活。
这个灵光一闪,却激发了我的写作兴趣,于是乎我就让我的妻子给我买了一个手写板,然后在一个网络上找着这个有专门写网络小说的这个网络,我开始进行了我自己的写作。首先找到的是倍可亲,这个倍可亲,虽然说是BBC的一个由英国人办们中文的一个网络,但是他对中国大陆那边没有这个上网,因为他没有注册,而且中国大陆根本就不让他注册,就因为他有汉文可以用汉语来进行写作,而且也有网络小说这个栏目,我就开始在这上面进行写作。
我的第一篇这个小说的处女作是写大学美术学院的一些生活片段的缩写故事,反正是小说嘛,小说一般来说都是虚构的,但是有一些实际的内容,我的笔名就叫玫瑰扯旗儿,为什么叫玫瑰扯旗儿?因为玫瑰扯旗儿是一种热带鱼。五颜六色非常漂亮,而且它个很小巧,我就用这个玫瑰扯旗作为笔名,开始写的题目是(西府海棠)
每天我就在这个上面发表500字,每天都坚持写500字,
我开始写作是用章回小说的方法来写,就是像这个过去看过小说(烈火金刚)它就是用章回小说写的,什么“史更新一弹突围”等,先点出每一个章节里头的一些梗概故事作为标题,用这种方法开始写。就这样日积月累,每天坚写500字,时间长了,积沙成塔,他就慢慢儿的显现出故事的轮廓大约花写了有十个月,我的第一篇小说就完成了,大约有20多万字吧,有十几万人在网上阅读了我的作品,众网友纷纷点赞。
(西府海棠)是写校园生活的,因为我在网络上进行发表,也有很多朋友在看,而且有些朋友提了很多的想法,大多数都是赞扬吧,第一篇处女作居然写出来了,我感到很兴奋,回过头看一看,写了那么多的字,确实有成就感,于是乎,我一发不可收拾,我的第二篇作品也就开始出现了,那就是(洛杉矶发生的故事)又名叫淬火,就是写我在美国这十几年生活打拼工作的一些故事。
后来我用笔名冀山风。又连续地写了几部小说,一个小说写完就有很多的评论,都感觉不错,我的心情也大好,于是乎我又开始创作了,(新建里八号)上下级,每部作品各有30万字,一共60万字,之后我又创作写出了(六一小学)和(父与子)两篇中篇小说各是5万字等等。共计百万字之多,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网络写手。

*********

美国洛杉矶华文作家協會专刊编辑部
主编:韩舸友
副主编:北奥
编委:吴晓冰、林德宪、冷观、郑童、王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