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威夷国际文联专刊】中法文化年的故事 / 王旭东(中国)

作者简介:
 
王旭东,北京人,任文化部驻外使馆文化参赞,文化和旅游部中国国际书画研究会中外交流中心副秘书长、中国书画世界行联合会志愿者协会副主席、中国国大艺术研究院执行院长、岩彩艺术协会副秘书长、北京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收藏家协会会员、中央教育电视台《水墨丹青》,《名家讲坛》栏目组签约艺术家、珠海历源文化旅游有限公司总裁、叶浅予研究会名誉会长。

中法文化年的故事 / 王旭东(中国)
 
一、有史以来中外文化交流最大规模的活动
虽然中法文化年已事隔十几年,但当年的那些激情的岁月,宏大的场面,激动的瞬间,感动的镜头,至今萦绕在心头,每当我回忆那些往事,壮怀激烈,激动不已。
 
时任文化部长孙家正在讲话中说,中法文化年是有史以来中外文化交流最大规模的活动,中法关系史上的空前盛世,中国文化通过此次活动,多角度,全方位地展示在法国观众面前。活动以决策层次高、时间跨度长、交流领域广、覆盖面积大,项目质量精、合作程度深、参与人数多等特点,享誉法国,影响欧洲,令世界瞩目。
 
许多中国的普通老百姓不明白什么是中法文化年。以前我们和其他一个国家共同举办文化周、文化月,也就是在这一周之内开展与这个国家的全方位的文化交流活动,中法文化年是中法国家元首亲自制定中国和法国两国,用两年的时间开展文化交流活动,第一年邀请中方到法国开展历时一年的文化交流活动,被称为中国年,全年共开展活动370项,第二年邀请法方来中国用一年的时间开展文化交流活动,称为法国年。
 
中法两位国家领导人高瞻远瞩,用两年的时间开展文化交流活动,被称为是中外文化交流史上的创举。
 
当年的法国媒体说得更过分,说在法国除了瞎子,聋子没有哪个法国人不知道中法文化年!

图片来自网络

我作为驻法国使馆文化处的活动负责人,亲历了这场大型文化活动,在感到荣幸的同时,也感到自己肩上的责任重大。第一年中国年,我们中国的各大演出团体,中国交响乐团,中国民族乐团,中国轻音乐团,中国芭蕾舞团,中央歌剧舞剧院等各大艺术团体,故宫博物院等各大展览机构,各中国著名民间文化组织纷纷登陆巴黎、亮相法国。从故宫博物院的康熙大帝展,神秘的山峰—中国山水画展,到中国芭蕾舞团的红色娘子军,无不体现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及现代文化的各个方面,令法国观众看得如醉如痴。

二、中法文化年的筹备及启动
中法文化年启动初期的一天,驻法国使馆公使衔参赞刘燊,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对我说,你负责一下中国年的事,第二年他又找到我说,你再负责一下法国年的事。从此我就开始具体负责筹备安排文化年活动的方方面面,与法方开会协调,从巴黎铁塔(铁塔的四个脚下是一个地下会议室,经常在那里商议活动事宜)到凡尔赛宫,从巴黎大宫殿到杜勒里公园(相当于北京的中山公园),都是我们的会议场所,与法国电力公司(Snel )等共同商议,如何将巴黎铁塔变为中国红;商议如何开展香榭丽舍大街的盛装游行的各个程序;如何在巴黎市中心的凡尔赛门举办中国书展……会议时常开到傍晚时分,妩媚的巴黎华灯初上,光影映照在静静的塞纳河上,当我看到需要安排解决的问题一一落实时,感到十分地欣慰。
 
活动开始以后我们的工作量成倍增长,我们的赵大使最多一个晚上要吃五次牙签(因为国外的冷餐会大多是摆盘以后,用牙签扎着吃,戏称吃牙签),等于是一顿晚饭要分五次吃,参加五场文化年各种活动,应接不暇,忙得是不亦乐乎。那一段时间就连大使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吃上一顿安稳的晚饭,都在参加活动,或在参加活动的路上。

图片来自网络

三、天安门广场举办法国年的谈判故事
第二年法国年,法国人来我国开展文化展演活动,双方的谈判更加艰难,一波三折,如履薄冰。稍有不慎就会影响到两国的双边关系。法方说我们的巴黎铁塔从来没有为一个外国而改变颜色,根据对等原则,到北京来,我们要在天安门广场搞一场露天音乐会,还提出来要把天安门等相关建筑上投射上蓝白红法国国旗的颜色。他们还真不了解天安门在中国人心中的地位,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可以像其他建筑一样变个颜色。如果只是一味地回绝法方,他们会认为在双方交往中不对等,会为双方的谈判带来负面影响。事关重大,我们请示了相关领导并提出了解决方案。向法方建议,在天安门不远的南面,有一个我们中国人经常举办活动和仪式的正阳门,届时我们将在这一门上投射法国三色国旗的颜色。经过反复的协商,法方不情愿地接受了我们提出的这个方案,很好地解决了我们中方比较棘手的问题。
 
法方的主演叫米歇尔•雅尔,相当于当时法语世界的迈克杰克逊,又提出了另一要求。他又要在天安门广场举办露天音乐会。因为此前没有这个先例,我们又得想办法帮他们解决。我们提议故宫午门前是一个很理想的演出场地,我们曾在这里举办过三大男高音的演唱会,如果你们在这里开音乐会,借势能够起到很好的演出效果。法方经过几天的考虑,也不情愿地同意了。但他们转念一想,觉得还要跟天安门广场有一些关系,我们又拿出了一个方案,让武警战士骑着一个右边带斗的摩托车,米歇尔坐在摩托车的斗里,战士开着摩托车,经过金水桥驶向天安门广场,在毛主席纪念堂附近掉头转了一圈回午门,法国媒体又是照相,又是摄像,把他在天安门广场的活动的镜头都拍了下来,达到了其宣传目的,弥补了双方因此产生的分歧,顺利地解决了活动中的难题。

图片来自网络

四、法国人在我国举办展览演出活动的新奇想法
在展览方面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法方将卢浮宫里的名画视为国宝,怕原作受到损害,不愿出国展出,在中国美术馆展出的只有一张像样的名画——拿破仑穿越阿尔卑斯山,也就是大家所熟悉的拿破仑戴着菱形帽骑在马上的那张油画,剩下的都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画及小的作品,与我们在法国展出的中国名画:开国大典、愚公移山、父亲等等名作形成鲜明对比。后来我代表使馆同法方交涉,希望他们有更多的卢浮宫名画,能在中国展出。事隔不久,巴黎奥赛博物馆(印象派博物馆)的负责人通知我,说去中国展出的名画已经选好了,邀请我去博物馆审看一下,还搞了一个小的仪式,准备4幅像A3纸那么大小的印象派作品送中国展出,我的印象中画中描绘的是法国南部某城市的狂欢节,都是几张小的作品,没有咱们期待的镇馆大作。他们法国人还是怕那些大作出国时,会受到损害。所以在他们去中国办画展的后期,又增加了几幅印象派的小作品。

图片来自网络

演出方面也是这样,我们在开展中国年的过程中,在巴黎杜勒里公园举办的上海周活动,因为有表演需要搭台,法方中法文化年协调人阿兰•隆柏找到我们说,舞台压在了我们巴黎的中轴线上,也就是我们中国人讲话压在了我们的龙脉上,搭建舞台必须离开中轴线,我也第一次知道原来法国人也有这个讲究。在与外方的合作中,使我体会最深的就是要耐心,花大量的时间,相互理解,相互沟通与磨合,提出切实可行的方案,才能保证我们中外文化交流活动的顺利进行。
 
时任法国总统希拉克曾对中国领导人说:“不知道我是不是西方国家中最了解中国历史的领导人,但可以肯定的说,我是在中国宋代仕女的微笑注视下(总统的办公桌上摆放着宋代仕女的雕像),在商代青铜器旁工作的唯一西方领导人,而这恰恰可能是我智慧的源泉”。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通过中法文化年走向法国,走向世界,从而使外国人了解学习中国人的智慧,我们中华民族也通过此次活动,借鉴国外开展文化交流活动的先进理念及运作模式,进一步丰富我们自己,这不是我们举办这些活动的目的吗?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了这一点,我们在让世界了解自己的同时,更进一步的融入了世界,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不懈努力!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WeChat-Image_20210528221733-1.jpg

美洲文化之声》简介

《美洲文化之声》国际传媒网(Sound of USA)成立于2016年,是美国政府批准的综合网络平台,主要从事华语文学作品的交流推广。目前已与Google、百度、Youku、Youtube 等搜索引擎联网,凡在这里发表的作品均可同时在以上网站搜索阅读。我们致力于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同时提倡文学创作的思想性和唯美主义风格,为世界各地的华语文学作品交流尽一份微博之力。同时,美洲文化之声俱乐部也正式成立,俱乐部团结了众多的海内外知名诗人、作家和评论家,正在形成华语世界高端文学沙龙。不分国籍和地区、不分流派,相互交流学习,共同为华语文学的发展效力。“传播中华优秀文化、倾听世界美好声音”,这是我们美好的追求和义不容辞的责任。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image-3.png

总编:韩舸友
副总编:李学、冷观、Jinwen Han
编委:韩舸友、李学、冷观、Jinwen Han、王喆、王柯、阮小丽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