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槽子糕的故事/北奥(美国)

作者简介:
北奥,美国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会长、美国社团联合会执行主席、欧美同学会海外理事、北京市侨联海外委员、北京理工大学校友会理事长、洛杉矶教育局工程部主任。
作者系列散文《小瑛子的故事》获得国务院举办的”纪念文革后恢复高考三十周年“征文比赛一等奖;《小安子的故事》获得上海文联举办的主题征文《我与改革开放》比赛一等奖;《小闻子的故事》是特别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七十华诞而创作的第三篇系列散文。

一块槽子糕的故事
— 父亲节往事追忆
~~~~~~~~~
1976年的春节是我插队当知青的第三个年头,县里号召知识青年春节期间不回家,跟贫下中农一起战天斗地,过革命化春节!那是大年三十的夜晚,寒冬腊月北风呼啸,冰冷刺骨,气温降到了零下二十度,月亮被浓浓的云雾团团地包围着,半夜十二点我扛着铁锹在地里看水浇麦子,北风刺骨,地里的水很快就结成了冰。我穿着一件破棉袄,一条厚厚的棉裤,脚上虽说是穿着雨靴,可是因为是站在泥田里,水很容易进到雨靴里,里面很快就湿透了,冰冷的泥水就像是千百把刀子通过雨靴扎在脚上,凉在心里。

​浇麦子的人每个小时都可以到队部旁边的牲口棚里休息十分钟,喝一口滚汤的玉米粥,取取暖。突然我爸来了,他是市里的领导所以由公社的一名干部陪着来的,听说我在地里浇麦子就打着手电找过来了。我爹看我这个狼狈相,浑身上下破破烂烂,腰上扎着一根草绳子,几乎没有干的地方,两个脸蛋子冻得通红,两只脚冻得在地上不停滴跺着,眼圈就红了,心疼滴一把把我抱在怀里,想用自己的身体给我增加一点温度。

那年我​二十岁,我爸比我大三十岁,他一米八的大个子脾气不好,握紧的两个拳头不知道可以打谁,只好狠狠地砸在老黄牛的屁股上。看我蹲在地上喝粥,我爸悄悄地递给我一个纸包,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块槽子糕。槽子糕是北京特产的一种粗制蛋糕,是上个世纪末很受老百姓喜爱的一种廉价奢侈品。我就像是看到了山珍海味一样,先是把蛋糕放在鼻子底下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好好地闻了一会儿,这才张开嘴咬了一口,真好吃!爸,你也吃一口吧? 我笑着对爸爸说!老爸的两行热泪滚滚而下,他紧紧地咬着嘴唇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我赶忙安慰爸爸说: 爸,我没事儿,我的身体好,抗冻!老乡能行我也一定能行!爸爸对我说,孩子,咬牙挺住吧,好日子快要到了,答应我,你一定要挺住啊!望着爸爸离去的背影,我知道每一个知识青年的父母都在忍受着这种扎心的痛苦,忍受着这种灵与肉的折磨,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孩子受苦受难却无能为力。大年三十的那块槽子糕我吃了整整的一夜,它不仅带给了我亲人的温暖,更让我感受到了父亲对我的爱!寒风凛冽也没有能够吹散我鼻子下面的那股浓浓的槽子糕的芳香。

​2016年的春节,转眼整整四十年过去了,我已经是花甲之人,耄耋之年的老爸已经九十高龄了。仿佛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老爸的心肺衰竭,住在医院里抢救。我从美国赶回北京,就在他的病床边支起来一张行军床,日夜守护在老爸的身边。各种插管抢救和穿刺检查早以把老爸折磨得骨瘦如柴,人还剩下不到一百斤。一天夜里我在医院的小卖部里突然发现了那种久违了的槽子糕,就跟当年老爸在麦子地里给我的那块儿槽子糕一模一样。小卖部的大姐说,别看这槽子糕样子粗糙不好看,可就是有不少的老北京爷们喜好这一口。

我如获至宝,赶忙让老板娘包了两块儿,小跑着进了病房。当老爸看到槽子糕,干瘪的脸上居然呈现出润红色,还露出了微笑,他显然还记得四十年前的那块槽子糕。老爸躺在病床上靠静脉注射维持生命,已经很久没有吃东西了,他让我把他扶坐起来,居然张开嘴咬了一口槽子糕,这回轮到我的两行热泪滚滚而下了!我抱着爸爸虚弱的身体在他的耳边说到,爸,咬牙挺住,您一定要挺住啊!人具有难以想象的旺盛生命力,只要你有活下去的要求,生命就会绽放出难以想象的花朵。一周之后,老爸奇迹般的出院了。出院的时候我到小卖部又买了一大包槽子糕放在家里老爸的床头,让老爸每天都看着它,因为它是我们爷儿俩能够激励出生命火花的宝贝。

责任编辑:伊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